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蔡康永:一锅好汤,不就是一段美好的人生吗?

德朗股份 2022-05-07 16:49:06

用故事做原料,用阅历量火候,蔡康永煲的鸡汤总是不缺领受的人。





蔡康永写鸡汤短文,不过寥寥百字,统而谓之“给残酷社会的善意短信”。风格么...非要打个比方的话,你赖床时掀你被子的是他,你打颤时递你毯子的也是他。


在为数不少的读者中,每每第一个喝下蔡记鸡汤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



蔡康永说他常常不够勇敢,在做决定时会表现得犹豫不前。这个时候,“另一个蔡康永”便会跑出来,写下一段或者毒舌、或者勉励的短文,给不理智、想逃避的那个蔡康永看,看完了就乖乖回去工作。



和蔡康永在上海见面那天,本地报纸头版的大标题是:“沪上迎来145年以来最热的一天。”

那天,摆在案头上的紫砂锅里,正翻滚着一锅鸡汤。


他掀起锅盖,锅气揽着香味腾的一下就冲出来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当年蔡家的厨房里有一位阿姨,很会煲这种鸡汤。后来她不做了,这碗汤的味道也就跟着消失了。今天,终于又尝到了这个久违的味道。”


 蔡康永祖籍上海,乡愁对他来讲,就是一桌又一桌的麻将牌局


关于那碗鸡汤的故事是这样的。


1962年,蔡康永出生在一个做派很上海的家庭里。做派很上海的表现之一是,家里常常会安排麻将的牌局。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蔡家会安排打麻将的客人一道点心,有时候是一碗鸡汤煨面。下厨的阿姨,未必如蔡康永一样能说会道,却也实实在在是一位煲汤好手——客人就算是没胃口吃完整碗面,也不会“浪费”她煮的哪怕一口汤。



 “我们在喝汤的时候,会收获到美味,而回顾炖煮一锅汤的过程,则免不了要付出心力和时间。”一锅好汤和一段人生最相似的部分,就是只有经得起那个过程,才能受得住那个成果。


看着眼前的蔡康永,就觉得即使社会残酷,他也仍有心力,怀着善意去拥抱它,也因此他才没有被同化成“残酷”的一部分,才能成为读者心里面的,那碗温润的“鸡汤”吧。



美食会把不见的缘分给圆回来。蔡康永有一位美食家朋友,一次,他到友人府上赴宴,友人用一口紫砂锅为大家煲了一锅鸡汤,那是穿越了时间的,久违的味道。当小时候喝的汤,再次出现在生命里的时候,他发现他能尝出其中更为复杂和微妙的味道,到底是汤变了,还是人变了,就只有喝汤的人才能体会得出了。


可是你看,食物真的能让我们想起那些本以为已经遗忘了的事情啊。


▲ 小熊紫砂电炖锅所使用的,是老一辈陶艺匠人制作的紫砂内胆                       


付出了心力以后,传统和现代也可以紧紧相拥,煲这碗鸡汤的锅是一口电锅,却有一个紫砂的胆,显得很是“新奇”。


在有着悠久的匠人文化的中国,也有制造业主愿意慢下来,做一些“不遗忘”的事情了,就觉得很提振士气。


我们找到了那个美食家,顺着他给的线索,又找到了做这个紫砂内胆的师傅——江仕谋。


▲ 江仕谋,中国岭南派陶艺传承人,小熊紫砂手艺师     

                                     

陶艺分南北,岭南派的技艺传到今天,传到了广东大埔县人江仕谋的手里。14岁学徒制陶,历经四五十载的磨砺,花白了头发的江师傅早已做好了把自己的后半辈子交给紫砂的准备。从选矿土到制泥,再到拉胚、烧窑,做紫砂是个磨人的活,哪个环节出了一点偏差,整个下来的出产就都要废掉。


“做紫砂,随便不得的”,这是长辈曾经跟他说过的话,如今他奉若格言和信条。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做紫砂的技艺在江师傅手里有了发展。



类似天然的铁器和炭涂层,紫砂本身也有密布的气孔。虽然这些气孔可以在烹饪时令食材受热更均匀,但也会产生渗水问题。


长年累月,江师傅一次次调整紫砂泥的配方,在其中加入了硬质的大理石等矿石,令紫砂泥的密度变得更小,这才造出了极为少见的不挂釉也不渗水的紫砂锅。



与此同时,相隔千里的蔡康永,正等着这口锅,所煲出的那碗难忘的汤,和那份独特的记忆。一旦汤头入口,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就都跟着回来了。好像人这一生,总是要慢慢熬过来的,只有熬过来,人生才会变得有滋有味。


从制一口锅到煲一碗汤,从江仕谋到蔡康永,无非不是那些付出了心力和时间的人,终将有所得偿的写照。


而一个人所展露出的一言一行,背后则是他人未必知道的,却是自己永远都不会遗忘的阅历和故事。


到头来,一锅好汤,不就是一段美好的人生吗?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