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靠一幅“无脸男”撩到143万粉丝,连《舌尖》、冯唐都被征服,但99%的人都不知道是谁画的

墙报 2020-09-18 14:33:56


知乎上曾有个热门问题:老树画画是谁?


结果一个同名ID回复:“是我”,只用两个字就上了最赞。评论炸开了锅,很多人说是第一次见到“说人话”的老树本人。


寥寥几笔的毛笔画,

配上一首应景的小诗,

就算你不认识“老树画画”是谁,

想必你也一定见过这个“无脸男”。


不想与人为伍,江湖实在太乱。

游走云水之间,有茶有鸟相伴。


春天计划:单位挣点小钱,

山下种片菜园,看看花开花落,

度过有生之年。


管你心情如何,春风还是吹来。

傻x总在抱怨,花儿依旧乱开。


很多粉丝在他的微博下面留言:“这位画家,你画的实在是太棒了。”


一脸横肉的老树觉得莫名其妙:谁说我是画家,我就是个教书的。摸着光头,想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虽然长得像个杀猪的。”


讲真,很多人因为这些率性的诗画关注了老树,但99%的人都不知道,除了是微博上3000张画的作者,老树究竟是谁?

“老树”是他刚教书那会,学生給起的,一叫也就几十年了。


老树全名刘树勇,他在南开读中文系,留长发、写诗,虽然是北方大汉,活脱脱一个文青形象。


疯狂爱上画画,却是因为大学的一次展览。那是来自农村,连画册都没见过的他,第一次看到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的真迹。


“震撼,就想画画。”回去之后,他搞了支铅笔,吭呲吭呲把同学的一个搪瓷脸盆临摹了下来。那两条金鱼,成了他的第一张作品。

拿起一张1991年的画,向记者说画的不好,自己却乐得看到了一排大牙。


除了吃饭,老树把所有钱都耗在了画上。他当时拜访了很多响当当的画家,亲手被指导画法,也是常有的。


那时候常有同学称赞:“画得好,这一笔特别像徐悲鸿的风范。”“这个也好......”


老树自己左看右看,可不是嘛,画里全是大师的影子,哪里还有自己。再去看展览,看得越多,心越凉,后来他还提起:“去看古人画,越看越绝望,画得那么好,死活赶不上。”


索性画笔一丢,不画了。这一丢,就是二十年。


他去了北京的中央财经大学教书。他不仅是教授、系主任,还是影像评论家、作家和摄影策展人。


学校里一直流传着关于他的几则段子。上课当天发现来的同学不多,会赌气直接走了。也会讲着讲着就出去抽烟了,特别放荡不羁。


还有一次某院老师集体开会,院长在讲话,老树作为副院长坐在院长旁边抽烟,听了一会实在听不下去了,抖了句牢骚“你TM有完没完”,然后就走了。


和他关系特别铁的院长,一脸懵比:????


然而学生不怕他,却都很喜欢他。他上的课,拍的照,都让坐在下面的年轻人,冒着星星眼一脸崇拜。


因为他潇洒、随性,却有自己不容打破的原则,像极了江湖里不拘小节的大侠。


放下画笔的这二十年,他和所有人一样,在北京这座城市,为了工作、生活而奔波。也会在礼拜日晚上,因为第二天要工作而感到焦虑。


2007年因为父亲得癌症,为了打发自己的担忧、失眠,老树重新拿起毛笔开始画画。谁也没想到,他会因为这些画,一夜爆红网络。

他发在微博上的第一幅画


想想人间往事,看看万里江山,

眼前纠结什么?真是不值一谈。


中午小酒二两,喝罢沙发一躺,

睡觉,什么也不去想。

世界越来越乱,你说还能咋办?

待着,不理那些混蛋。


一直有个梦想,不能总是瞎忙。

坐上绿皮火车,管它开往何方。


朋友很久不见,见面也不说啥。

相逢只是一笑,坐下两杯清茶。


2011年,老树用自己的外号注册了一个账号:“老树画画”。


画里用传统的古典山水做为背景,一个或几个穿着长衫的民国先生,奇怪的是,明明没有五官,你却看出了他在这天地间的自在。


除了画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有脱俗的仙风道骨。偶尔“穿越”过去的大炮、吉他或是牛仔裤,随口说的段子,倒也诙谐有趣。


我为猫儿站岗,让她做个好梦。

谁要蓄意胡来,小心他的狗命。


微博有留言,微信约火炮。

还有啪啪啪,意思谁知道?


夜半听首歌曲,一个男人在唱。

想起许多往事,心中特别悲伤。


寥寥数笔,再配上率性、洒脱的打油诗,

你说不出原因,但就是被打动了。

于是在没有加V,没有宣传推广的情况下,

老树靠着每天一幅的画,

撩到了143万粉丝,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


有趣的是,他的火,

不让人觉得吵,也不讨人厌。

现在他每发一条微博都有数千人点赞,

冯唐找他画新书的封面图,

豆瓣8.4分,《舌尖上的新年》的海报,

也是请老树画的。

忙忙碌碌不得闲,尽管没挣几个钱。

万水千山挡不住,抱鱼回家过新年。


朋友主动帮他办展、出画册,

粉丝每场都将他团团围住,

现场火爆到让老树自己也吓了一跳。。。

除了画册,还有一些周边出售


2015年的春晚,《当你老了》一曲唱响的时候,很多人注意到的不是莫文蔚性感的长腿,或是精致的歌词;


而是背景里一幅幅的诗意画作,没有五官的人物,伫立在山间树下,赏花喝酒抚琴......突然有人认出来了:“嘿,那不是老树画画嘛?”


记者采访他,问他红了后的感受,老树一脸无所谓:“我没觉得自己红,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已。要说出名,我在摄影领域比这个红多了。”(????)


也有学者特别较真,提出了种种批评:“画的太随意了,不专业”、“诗也不押韵”、“这算什么好画?”


“技术有那么重要吗?我的画本来就是哄自己高兴的。”而且老树认为画画本来就是自由表达。只要直指人心的,就是好画。


迷妹:“我看你的画,感觉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

老树:“哦,你安静的时候,我已经去卖命干活了。”

迷妹:“。。。。”


他从不在意粉丝的数量,也不刻意讨好谁,他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过半百的老头儿。


他画向往的江湖,画山间明月,丛林和花海......笔墨的浓淡、随意泼洒,只要自己觉得痛快,就够了。


“做任何一件事,你都一定要非常认真,至于做这个事的得与失,你不要看重。”


现在,老树依旧在大学里认真教书,公开课挤满了慕名前来的学生。虽然学生从喊他老树,变成了树大爷。。。


他也依旧躲在教学楼下的地下室抽空画画,因为那里收不到手机信号,没有人打扰得到他。

每次画完,印上刻章,哈哈大笑一通,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


他说自己每天忙得像头驴,和所有普通人一样,时常感到焦虑。他也曾得过抑郁症。


但你在他的画里看到的是热闹的繁花盛景,是一只打着盹儿的小花猫,还有充满烟火味儿的人间江湖......


“因为缺什么,补什么嘛。”


那个穿长衫的民国先生,

替他倚在树下喝酒、赏花、耕田劳作,

云游四方,从不缺知己朋友,

偶尔发发牢骚,

过着像诗一样美好的田园隐居生活。

带些吃的喝的,周末遁入空山。

看看红叶黄叶,最恨天天上班。


你不静下来听一听,春风就会吹过了。

再不去郊野看一看,那些花儿就落了。


梦想有片菜园,就在家的旁边。

自种自产自用,多余还能卖钱。


无聊写大字,有感造小诗。

随性涂乱画,不须要人知。


有网友称赞:“画这画的人,心在天上游荡呢!”


也有人好奇,看起来真的很普通的画,为什么就能撩到143万人的心?


因为世界上每一个被生活逼着往前冲的人,都需要有一个地方,可以停下来喘一口气,喝一杯热茶,重新再出发。


因为那个“无脸男”,是他,是我,也是你。

溪水一旁,住两间房,

拥几册书,有些余粮。

青山在远,秋风欲狂。

世间破事,去他个娘。


“我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

艺术是唯一能让我们内心柔软的东西。” 

图片来自@老树画画,视频截图自节目《人物》,

部分文字资料来自知乎,版权归其所有!



最近不能错过的好故事


她从211大学辍学,和爱人隐居山林当起“退休老年人”,却找到了生活原本的样子


17岁小鲜肉被央视报道,因为他用一把剪刀征服了陈漫、马伊琍,还让女生从世界各地打飞的赶来,只为了穿上中国的旗袍


韩寒替他不平,董卿为他泪目,网友掏460万帮他圆梦。人人都听过他的歌,但几乎没人叫得出他的名字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