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记忆中的补锅匠(方敬杰)(第98期)

文字友情东部站 2020-07-31 11:10:53

那日,电视里播放《搭错车》的主题曲《酒干倘卖无》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的不是那些收废品的人的身影,而是农村的补锅匠。于是便随口问父母:“在农村补锅匠还有吗?”父母说:“已经很少了,这年头谁还去补锅?谁还再拿锅来补?

不过,我的话还是勾起了父母的回忆。他们说,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末,家乡农村处处有补锅匠。那些年月,家家户户只有一口大铁锅、一口小炒锅。铁锅是生铁铸造的,有时候会碰出一道裂缝,加上天天月月都在灶台上用,并与锅铲碰撞,锅底会越来越薄,往往会渗水。因为买一口新锅要花不少钱,所以,没有一家人是在铁锅有沙眼或者渗水或者有裂缝后就扔了重新买的,总是要将就着,补补用用、用用补补。一口锅并非只补一次,往往是三五次,敲去旧疤,再添上新疤,日子就这么过着。

在补锅匠没有来时,主人一般用生豆子捣蓉捶成片滋一下,勉强用着。等补锅匠来时,就拿出来补了。

补锅匠走村串户,来的时候,总是会吆喝:“补锅来,铁锅锑锅、锑盆瓷盆、铁壶铝壶……拿来修来

有需要修补的就走出大门赶快招呼,把补锅匠领进自家去;不需要修补的就开玩笑:“砂锅你能补吗”?补锅匠便会笑着回一句:“人漏气了也可以补!”

父亲说,那年月,人们普遍都瞧不起这些手艺人,认为是没有力气、不能劳动的人才学此手艺养家糊口混点饭吃。有体力干活的人、庄稼种得好的人才是有出息的人。

补锅匠的行头一般是带着一个围腰布,挑着一副担子两个箩筐或者是两个木箱子。一个箩筐里面有风箱、煤,一个箩筐里面装着生铁、锉子、钻凳、白蟮泥、胶水、小锤子等,后来就有了塑料片、锑片、铝片等。

招呼补锅匠的同时,主人一般都会问:你看我这个锅还能补吗?多少钱?尽管那时只需要几毛钱,但主人一般都要讨价还价。还有的会说:这就是你上次补的,这不才用了不久又不行了……说这话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补锅匠在价格上优惠点,自己少掏点钱,一般情况下,无论钱多钱少,补锅匠都会接下活计。

找个小凳子坐下,将围腰布拉来盖在膝盖上,补锅匠将锅放在双膝上,前后左右先端详一番,随后便与主人商量补锅的方式和面积。

若是铁锅底子薄漏水,就说敲去一块,然后拉上风箱,用其自带的煤燃火,烧铁水,再用钳子和铁锤敲一块同等大小铁片放上,将融化的铁水浇铸在正反两面缝隙处,敷上白蟮泥,再用锉子锉得差不多平就可以了。若是锅的边上有裂缝,就直接用铁水两面浇灌,敷上白蟮泥,也不管弯弯曲曲影响美观,不漏水就行。

后来,补铁锅的少了,补锑锅锑盆、瓷盆塑料盆的多了,补锅匠也不用拉风箱了,直接就在锑锅锑盆上剪下已经很薄的部分,敲敲打打,换上一块新的,不用白蟮泥也不会漏水。若是瓷盆、塑料盆,就直接用胶给粘上另一块,像一贴膏药,同样不漏水就行。

当然,若实在补起还不如新买划算的,补锅匠也会明说,这样,主人三文不值二文的也卖给了补锅匠,当做他以后修锅的材料。

父亲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后来,就没有补锅匠了,现在的人,每家都有电饭锅、高压锅、电饼铛、蒸锅、炒锅等很多口锅,有的还一掷千金专门出国买进口锅,一口锅破了或是坏了,已经不稀罕了,扔了就是,补锅匠自然是没有了活计。不过,想起那些岁月,也许补锅匠敲敲打打的声音,才感觉那是真的在过日子。可惜,无人还需补锅,也没有了补锅匠。补锅匠真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留下的只有那些难忘的、难以磨灭的记忆。 

备注:此文首发于《衡水日报》、随后《临汾日报》、《莆田侨乡时报》、《九江日报》等相继发表。

作者简介:方敬杰,1974年生,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文学、评论等各类作品4000余篇(首)。其作品先后荣获“芳草杯”全国精短作品、“新星杯”全国文学、“千秋杯”全国安康文学、“华夏情”全国征文大赛奖项,诸多作品被各级报刊杂志转载和选入各类文学丛书。散文集《雁过长空》、《倾听春雨》分别荣获第四届全国电力职工文学类优秀著作奖、第四届滨州孙子文化艺术奖、第二届邹平县范公文化奖。

   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弘扬正文学,传播正能量!欢迎关注文字友情东部站!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等各类题材,字数一般要求在2000字以下,没有发表在任何微信公众号的原创文章,百字以内个人简介一份,近照一张。所有稿件请投邮箱,并注明自己的微信网名,其他方式投稿一律无效! 

    温馨提示:作者文章的浏览量决定再次用稿的使用率,请作者积极做好已发文章的推介!作者提供的稿件和个人简介内容请确保无误!  

投稿邮箱:2897264153@qq.com

总编微信:18654600799

本期编辑:刘晓敏

关注,就是对我们最深厚的爱!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