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记忆弄堂里的吆喝声

机械加工在线 2020-06-29 16:15:49


叫卖声,是城市的一种时代印记。随着时代的发展、行业的变迁,在黄岩城里,昔日那些一高一低、抑扬顿挫的市井叫卖声正悄然远去,成了一段难以忘却的城市记忆。那些辰光里,在街头巷尾,每天都可听到一声声高低起伏的吆喝声,汇成了富有特色的城市奏鸣曲。声声吆喝间,有多少人曾经生活的缩影。



生铁补锅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家家户户烧饭都用铁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把破损的铁锅扔掉的,通常都是补了又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都改用电饭锅、高压锅等,来补锅的人越来越少,这个行当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现在来补锅最主要的是酒店、食堂等地方,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他们经历过物资匮乏的年代,节俭意识根深蒂固。



   补锅是一门技术活,裂孔轻微的,就用一只补锅钉穿过,扭曲钉尾,用泥抹匀即可。如果裂孔比较大,则用铁粉修补。补锅佬手工好的,修补处不容易被察觉出来。一般的补锅佬都是走村过户地揽生意,走到哪就吆喝到哪,遇到有人要补锅,才停下来就地作业。


冬米大王爆雷



“砰!”的一声,这大概是爆冻米给人最震撼、最直截了当的印象了。黑乎乎、圆滚滚的“炮弹筒子”摇啊摇,随着爆冻米的师傅一声“响嘞……”,紧接着便是真正的“平地炸起一声雷”,不需多久,老远便能闻到米花的香味儿了。爆冻米对温度要求尤其高:如果不到火候,那还是白米,爆不出;倘若过了两三秒,就容易焦。如今,黄岩街头偶尔还是能看到这一特带“声儿”的老技术。



棉花弹伐、被花絮打伐



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一片两片三四片,片片花飞,弦响如歌。一堆碎棉花最终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魔术一般,让儿时的我们惊讶不已。上世纪末,弹棉花这种古老的工艺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然而,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散不尽它在我们心底那点神奇魅力的吸引。



咚咚咚,货郎进村来



货郎担子从上世纪20年代到上世纪70年代一直都有。黄岩近郊地区的农民购物远没有现在方便,乡亲们日常生活用品的购置,主要靠那些流动的商贩——挑着担子的货郎。货郎一般都是本地人,全是一些精明强干的男人。走街串巷时,标准的动作是,一手摇着拨浪鼓,一手扶着挑在肩上的担子。到了村口,他放下担子,不用喊、不用叫,只要用力晃动手里的拨浪鼓——“笃尔冬,笃尔冬。男女老少就会应声从四面八方围过来。



这些走街串巷的老手艺工匠和小商贩的吆喝声组成了黄岩生活最市井的气息画面,也是那时候人生活的真实写照。虽然在如今这些声音已逐渐远去或消失,但也不会忘记,也许这就是对“家”最初最深情的记忆。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