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悦食记】米思

新供销天润 2018-06-19 11:50:04

[新朋友]点上方蓝色小字 关注

闲心来时,喜欢坐在食堂,看师傅抬着大桶的米饭蹒跚而出,白色的雾气萦纡在桶尖追随一路,连师傅的面孔都梦幻般模糊着。这仿佛是米饭最动人的时刻。


米饭最佳的赏味期限,是盛出时雾气醺然、落座后仍将阑未淡的时候。此时的米粒触及嘴唇时表面是温热的,柔软中略带Q弹,暖流随着咀嚼在口腔里氤氲开去,似乎咽下去的一路都是被呵护的。


白粥与米饭同宗同源,却更多一分烹饪中动态的美感。用煤气灶或电磁炉煮粥需要不时搅动以防粘锅,吸饱了水的粥米总是慵懒地绕着勺柄回旋,不尽灵动却闪着岁月静好的安然。换成电锅或瓷盅隔水加热的做法,便省了频繁掀盖的过程,慢炖数小时,耳畔是咕嘟咕嘟的轻沸声,似乎把米的精华都收敛着,却逸出丝丝飘渺的甜香,似有若无撩拨人似的。


刚炖好的粥可以先尝为快,但倘若等得用余温再微微焖上一阵,锅边便会翘起一圈薄薄的白膜,像极了大白兔奶糖外包裹的那层糯米纸;粥面也仿佛冻住了一般结着亮亮的薄壳,闪着剔透柔和的浅白色,更见韵致了。这时的粥米柔软得几乎入口即化,却不同于单纯米汤的寡淡感,倒类似于探险家瞥见空谷深处漏出的几点微光,悠远而令人心安。


和想念南京一样,我也总是在帝都朔风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粥饭的依恋是几乎与生俱来、不足为外人道却又满是执念的。譬如咸粥明明是菜饭嘛,混杂了皮蛋、肉丁、雪里蕻等种种外物,何以能继续称其为粥呢?豆类和米类千差万别,哪里能因为形似而混为一谈呢?至于稀饭和粥的差别,更是胶柱鼓瑟了吧。

但这绝非意味着粥是单调的,因为几乎凡谷物皆可入粥:粳米、糯米为驻客,燕麦、薏仁、荞麦、大麦等随兴增删,以及那究竟是一物还是多物至今众说纷纭的紫米、黑米、血糯米之属……至于我心向往之的“遮放贡米”,终究是无缘得见了。


如果说舌尖能勾勒出一个感性的中国,那么对于最单纯最本原的粥品而言,味蕾或许能辨识出家的方向,以及一些更加朦胧的欲说还休。宝玉是要和芳官分食一碗碧粳饭的,贾府颓势初现之时,贾母对凤姐的偏爱也体现在那吃了半碗还要给她送去的劝慰之中。总之,在那个快节奏挥不开海雾与湿热的港岛山间,当一个人在我还来不及表示不爱姜蒜时便递来一碗艇仔粥时,我愈发坚定地了解了隐在文化差异背后的不合适。我捞出那些沾着米粒的湿漉漉的鱼生、肉片、蚌类的残骸,姜丝浓烈的辛辣和着醋的酸腔扑鼻而来,使我不妨一试的勇气溃不成军。


在所谓交通、物流颇为发达的如今,莼鲈之思似乎是矫情的。但橘生淮北尚且为枳,我端着那盘满是勾芡、又褪不尽花椒味的清炒玉米,面对着一碗快要风干的白米饭,内心响彻了不如归去。


【品名】 谷魂遮放贡米

【规格】 10kg


【购买地点】新供销天润广州门店、天润商城(www.51trly.com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