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王大妮的幸福生活(6)

人生补习班 2018-06-19 13:21:07

领导拍拍林伟岸的肩膀说:“伟岸来集团开会呀?”林伟岸客气的微笑说:“来集团财务批个文件,看到大妮,就过来打个招呼。”然后转向大妮:“大妮有空吗?有个指标想请教一下,我请午饭。”领导热情的对大妮说:“去吧去吧,你们年轻人一起吃饭多聊聊。”说完就走开了。林伟岸说:“人寿楼下开了间日本料理,我请客。”大妮说:“不用了吧!太贵了,咱们去悠唐员工食堂吧!我有内部员工卷。”


林伟岸和大妮来到悠唐地下3层的员工食堂,食堂在地下车库的一角,自助形式,2荤3素2主食1个汤1个粥酸奶或者水果。两个人打饭后找到座位,问大妮这顿多少钱,大妮说1人10块钱。吃饭的时候,大妮低头喝汤,林伟岸伸手把她散落的头发拢起来。大妮脸一下就红了,林伟岸端起汤喝了起来,问大妮怎么有这儿的食堂卷,大妮说:“李丹的弟弟在这里当保安,他给我的。”林伟岸又问:“他怎么想起给你饭卷?”大妮说:“他总存定期,我给他做了理财规划单,没有要他钱,去年收益高,他为了感谢我,送我的食堂卷。”林伟岸说:“李丹弟弟多大了?”大妮摇摇头说:“不知道。”两个人吃完饭,去林伟岸工位给林伟岸调整软件,林伟岸问了几个问题,大妮回答后要走。林伟岸拿起外套,要送大妮。


两个人在路上聊天,林伟岸问大妮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大妮说自己没什么感情经验,还没想好。大妮问林伟岸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林伟岸说:“喜欢你这样的。”大妮脸红红的结结巴巴的说:“文娜说妙妙约你,你说没时间。你喜欢丑的?”林伟岸说:“谁说你丑,妙妙是谁?”大妮说:“就是我们营销部特别好看那个姑娘。”林伟岸说:“不清楚。”林伟岸说:“你生日你爸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非要回家。”大妮说:“我爸给我煮面,我每年生日都跟爸爸妈妈过。我喜欢在家过。我爸是个大棚菜厨子,你吃过流水席吗?就是农村坐席,一轮轮翻桌。大家轮流吃饭。”林伟岸说:“没有呀!你下次能带我去吗?”大妮说:“可以呀!十里八乡的红白喜事,都要请我爸,我妈不爱去,都是我去。我下次带你去。”说着就到公司了,林伟岸很遗憾的说:“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大妮说:“一共这么几步,不快呀!”


到了公司领导把大妮叫到办公室,问大妮跟林伟岸说什么了,大妮说指标,领导让大妮给自己也装一个。跟大妮说:“咱们跟富街是竞争对手,你要注意,不要泄露公司机密。”大妮说:“您放心吧。”领导站起来,走到沙发边说:“大妮过来坐。”大妮坐在沙发上,领导说:“你最近跟周姐那边怎么样?”大妮说:“挺好的,我负责核对社保数据。”领导说:“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最近是不是都没有练笔了?”大妮说:“一直练呢,投了几个杂志的稿件,一直在写。已经签了固定稿费的专栏了。”领导点点头说:“看得出来林伟岸喜欢你,你要是能把他拉到咱们这边来,那我记你一功。”大妮说:“他一个做软件的,来咱们公司干嘛?”领导说:“你还小,还不懂,富街没有了林伟岸,那就是断了翅膀。懂了么?”大妮摇摇头说:“不懂”领导挥挥手说:“回去吧。”


等了没一会儿,文娜带着网管过来说:“大妮,领导说这是最新的电脑,给你换个快的,你收拾收拾,把你现在用的资料拷贝出来。”大妮刚要动手,文娜给网管递了个眼色,网管说:“我帮您烤吧,我这边快。”大妮不屑的笑了一下,起身去接水了。回来电脑已经装好了,除了公司社保文件,剩下的客户库,客户资源新电脑完全没有了。下班的时候,营销部的QQ群也把大妮踢出来了。


阮月星在林伟岸、李丹、韩悦东、丸子、他们几个的朋友群里问大妮怎么被从营销部群里踢出来了。大妮说自己连电脑都换了,林伟岸让她远程一下,看看有没有监视软件。大妮发了远程,林伟岸检查了一下说没有。阮月星说林伟岸多虑了,公司网管没有这个技术。


阮月星拿着头盔走过来,说要送大妮。大妮坐在阮月星摩托车后座,大妮说:“你今天不用接女朋友吗?”阮月星说:“那是我妈给我介绍的,老家相亲对象,还没处到女朋友呢。”大妮说:“文娜跟我说,你当初让我去营销部是怕我跟你争主编。”阮月星突然就加速了,大妮啊的喊了一声。阮月星慌张的问:“怎么了?”大妮说:“没事。”两个人都沉默了。大妮到家给林伟岸发短信,林伟岸电话追过来,大妮说:“这事就算了,你别跟别人说,我就告诉你一个人了。”林伟岸说:“为什么?”大妮说:“我怕阮月星尴尬。”林伟岸说:“你自己有答案了?”大妮说:“其实有点难过,但是阮月星有房贷,自己从老家来打拼不容易,可以理解。”林伟岸说:“你是不是喜欢他。”大妮说:“呃,是好朋友呀,毕竟同事这么久了,他也帮了我很多。”林伟岸说:“我请你看话剧吧,有个话剧我看了网上的录播,想去现场看,《恋爱的犀牛》。”大妮说:“多贵呀!”林伟岸说:“我请你。”大妮说:“我想想办法吧,你先别买票。”


大妮找了自己供稿的编辑,这位编辑除了负责大妮的影评版和书评版,还负责每周演出信息栏目。她帮大妮找了两张票,看完话剧林伟岸说:“咱俩吃饭吧。”大妮说:“太贵了,回宿舍吃吧。”大妮让林伟岸做,从冰箱冷冻室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倒进电饭锅,又淘米放进电饭锅,插上电源。又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饭盒,放在微波炉里。然后拿出碗筷在桌子上摆好。又去洗了水果,从冰箱里拿出酸奶。切了熟食,切黄瓜拌了一个青菜。


电饭锅响起了音乐,大妮拿出勺子和饭铲,电饭锅是八卦锅,一边是汤,一边是米饭。盛了汤撒上香菜,米饭盛好撒上芝麻,把饭盒从微波炉里拿出来。两个凉菜,两个热菜,一个汤就好了。两个人吃的干干净净,林伟岸去刷碗,大妮在旁边给林伟岸念趋势交易的稿件。两个人讨论起来,说到交易员的趣事,哈哈笑了起来。林伟岸把碗摆好,擦了手问大妮:“你还有初吻吗?”大妮点点头说:“有呀!”林伟岸捧起大妮的脸低头亲了下去,抬起头说:“现在没有了。”说完抱住了大妮,大妮顿了一下,回抱了林伟岸。林伟岸感受到大妮的回抱,用力的抱了抱大妮。


林伟岸回自己宿舍以后,大妮有点心慌意乱的从冰箱里拿出肉来炖红烧肉,大妮每次心情不好,都会做菜。做完已经很晚了,就给林伟岸发短信,让他明天早上来拿红烧肉当午饭。林伟岸秒回:“好的,早点睡觉。”大妮看到短信的下一秒就睡着了。


大妮早上拿着饭盒出门,林伟岸站在门口看书,大妮说:“你怎么没敲门?”林伟岸说:“我怕你睡觉呢。”两个人一起去上班,林伟岸过马路的时候拉住了大妮的手,没有松开,一直走到公司门口,才放大妮走。


阮月星给大妮买了早饭,问大妮有没有空看电影,大妮说:“我晚上有影评的约稿,要去电影院,要不一起。”阮月星说好,可是中午又说有事去不了。大妮已经跟电影公司说好,就叫了林伟岸。晚上林伟岸看电影的时候实在无聊,出来跟大妮说:“这种电影以后别找我了。”大妮低着头走,林伟岸摸摸大妮的头发问:“生气了?我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其他的电影咱们可以一起看。”大妮点点头,林伟岸要打车,大妮说:“咱们坐公交车吧,也不远。”林伟岸跟大妮一起走,大妮问林伟岸每月工资多少,林伟岸说税后2万8千。大妮又问他每月能攒多少,林伟岸说攒不下。大妮说怎么可能。林伟岸问大妮能攒多少,大妮说每月强制储蓄6000元。在公交车上有个座位,林伟岸让大妮坐,大妮坐下,林伟岸用腿夹住大妮的腿,大妮用手掰林伟岸手指,两个人闹着玩。又有人下车,林伟岸坐在大妮旁边,偷偷的亲大妮,大妮脸红红的低下头。


到了宿舍,大妮和林伟岸刚到宿舍楼下,丸子就冲出来,对着林伟岸说:“恭喜恭喜”,韩悦东捶捶林伟岸说:“动作挺快呀!”林伟岸搂住大妮肩膀说:“谢谢啊!”大妮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大妮去集团对接社保单,发现人力新来的负责人竟然是云哥,云哥正正领带说:“我现在是人力社保的负责人,以后有需要尽管找我。”大妮回到公司第一时间在群里说了这事。大家一片哗然。阮月星特意来找大妮吃午饭,问大妮对云哥是不是还有感觉,大妮笑着说:“你是喜欢男的吗?干嘛老这么关注他。”阮月星问大妮晚上有没有空吃饭,大妮说晚上要赶稿子。大妮晚上赶稿子,林伟岸来敲门,大妮坐在桌子前写稿子,林伟岸在沙发上打游戏。李丹出差回来,跟林伟岸打招呼,大妮让林伟岸先回去,李丹一会儿要梳洗,林伟岸让大妮去他宿舍,大妮说稿子没写完。


第二天中午阮月星又来找大妮吃午饭,大妮没带饭,大妮要去悠唐吃悠唐食堂,阮月星说他也去。林伟岸在悠唐下面等着大妮,3个人下楼的时候,林伟岸在电梯里偷偷拉大妮的手,下电梯的时候,大妮抬手理头发。吃饭的时候,林伟岸用腿蹭大妮,大妮躲,林伟岸用腿夹住大妮。吃完饭,大妮和阮月星一起回公司,林伟岸自己回了集团大楼。


到了公司,大妮看到林伟岸QQ留言,问她跟阮月星说了没有,大妮问说什么,林伟岸说:“咱俩好的事。”大妮说:“还没有”林伟岸问:“为什么”,大妮说:“还没有机会提”林伟岸说:“这还要找机会吗?直接说”大妮说:“怎么说呀!”林伟岸“······”


林伟岸晚上来接大妮下班,坐在前台旁边沙发,大家纷纷问:“林总有事呀?”林伟岸坦然的说:“我接大妮下班。”公司小姑娘来告诉大妮,林总门口等你呢。大妮走出来看到林伟岸的时候,林伟岸已经跟半个公司的人都打过招呼了。林伟岸看到大妮,利落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说:“忙完了!”阮月星抱着头盔快步走来,林伟岸伸手搂住了大妮。


大妮跟阮月星挥挥手说:“我们先走了。”拉着林伟岸走了。


第二天阮月星在大妮办公室等她,周姐看到说:“我下楼买点早饭。”周姐关上门,阮月星说:“你俩开始多久了?进展到什么程度。”大妮红着脸说:“这不刚开始吗?”阮月星说:“半个集团姑娘都喜欢林伟岸,林伟岸这几年在公司谈过的女朋友都数不过来,你是没事干了吗?”大妮说:“那都是绯闻,没真搞对象?”阮月星说:“你觉得你有什么优势?能当终结者?!你这儿挑战自我呢?!”大妮说:“我没有!是他主动的?”阮月星说:“他主动,你就同意了?我主动,你也能同意吗?”大妮说:“你也没主动呀?!你不是都有女朋友了吗?”阮月星楞在哪儿,等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阮月星约林伟岸去公司附近咖啡馆,阮月星说:“林总,我希望您能明白,大妮跟那些普通姑娘不一样,她很单纯。”林伟岸说:“我知道!”阮月星说:“我是说你不了解大妮。”林伟岸说:“看来你了解。”阮月星说:“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我了解大妮,你会伤害她。请你不要挑逗大妮,她跟你以前的女朋友们不一样。”林伟岸说:“你以什么身份说这话呢?”阮月星说:“我是大妮的好朋友,我都是为她好。”林伟岸说:“好朋友,好朋友会在职场跟别人做局陷害她?!你这好朋友真让我开眼了。”阮月星一拍桌子站起来,林伟岸也站起来说:“兄弟,大妮是单纯,你怕她跟你争主编的位置,把她踢出来,她还能帮你改稿子,就凭这个,你的确应该好好保护她。”顿了一下又说:“她都知道,怕你尴尬,她一直装不知道,她这么好,不止你一个人想要。”


下班以后,林伟岸又来接大妮,大妮让他不用来接自己,林伟岸有点生气,问大妮有没有话跟自己说。大妮说:“云哥今天给了我一个发夹,我没要。”林伟岸看着大妮说:“阮月星跟你说什么了?”大妮惊讶的抬起头,林伟岸说:“他今天找我了。大妮你真的不明白吗?你觉得阮月星真的拿你当朋友吗?”大妮说:“你说文娜说的那个呀?其实可以理解。”林伟岸捏捏眼角说:“看来你的确比较迟钝。”


林伟岸级别高,自己住一个一居室,大妮给林伟岸普及了一下理财知识,给林伟岸做了理财规划单,限定林伟岸每月只能花3000元,抛去给爷爷的每月开支5000元,能攒下2万,分成3部分投资。林伟岸看完之后捧着大妮的脸重重的亲了起来,亲着亲着手从大妮T恤伸进去,摸着大妮光滑的后背,顺着后背到了文胸扣子。大妮推了他一下说:“你这也太熟练了!”上下打量了一下林伟岸,站起来说:“我先回去了,明天还上班呢。”林伟岸拉着她,用手环着她说:“生气了?”大妮低着头说:“没有。”林伟岸晃了她一下说:“还说没有,突然就不高兴了。”大妮抬头说:“林总你交过多少个女朋友。”林伟岸抬手挠挠头说:“七八个”大妮看着他的眼睛,林伟岸补充说:“十几个”,大妮有点烦躁的说:“你慢慢想,我先回去了。”说完开门走了,林伟岸叫大妮,大妮不理他直接上电梯回自己屋了。


林伟岸连着好几天都没来找大妮,阮月星松了一口气,约大妮吃晚饭,大妮跟他约了悠唐下面的食堂,阮月星说:“我就说林伟岸不靠谱。”大妮有点烦说:“你到底有事没。”阮月星说:“你别听文娜瞎说,她那是挑拨咱们关系,她好渔翁得利,她把你的客户都分给她的心腹了。”大妮说:“我知道,我要是信了她,能跟你吃饭吗?!”阮月星说:“这就对了。咱俩相处这么多年,你放心,等有机会,我会把你调回日刊的。”两人聊了会儿天,说了说最近的电影和书,好像真的不再有以前的隔阂了。


回到宿舍,林伟岸在宿舍楼下等大妮,看到大妮问大妮:“你干嘛去了?”大妮说:“没干嘛”林伟岸很生气的说:“你6点10分就下线了,现在都9点多了,你到底干嘛去了?”大妮说:“你干嘛呀?查户口呀?”林伟岸说:“你正面回答我问题,你到底干嘛去了?”大妮说:“我就不告诉你!”说完就走,林伟岸跟着她,一直走到屋里,李丹也在家。林伟岸不停的追问大妮干什么去了。大妮就不说,李丹笑着说:“你俩怎么跟大妮有外遇似的”,林伟岸突然不问了,他看着大妮,然后看着李丹,问李丹:“她没跟你说她跟我好了吗?”李丹惊讶的看着大妮,林伟岸看着大妮说:“王大妮,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为什么不跟大家说?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为什么要隐瞒?”大妮看着林伟岸,心里很乱,她说:“你先走吧,我想先想想。”林伟岸说:“你刚才是不是跟阮月星在一块,他跟你说什么了?他跟你表白了?你心里乱什么?你有什么可乱的?”他脱了外套,坐在沙发上说:“你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大妮说:“你先走吧,我想自己想。”林伟岸站起来说:“那你上我屋里想,我不说话。”大妮说:“你走不走?”林伟岸拿起衣服说:“我走,你把手机给我,我给你保管。”大妮说:“你有病吧?!”林伟岸说:“万一阮月星给你打电话,这对我不公平。”大妮翻白眼说:“你走不走?”


林伟岸终于出门,没有两秒钟又回来了,他站在门口很认真的说:“大妮,我不知道阮月星跟你说什么了,我想说,我很认真的喜欢你,以前我是交过很多女朋友,我改变不了过去,但是我能保证以后,我好好对待你。我希望你好好想想,不要做出对我不公平的决定。”林伟岸走了以后,李丹对大妮说:“大妮!林伟岸跟你表白!大妮你刚才听见没有呀?!”


大妮认真的说:“我听见了,你慢慢嗨,我去洗澡了。”洗澡的时候,大妮想,的确不是林伟岸的错,因为林伟岸太“熟练”跟他闹别扭的确有点无理取闹。第二天一早林伟岸在门口等着,看见大妮就问:“你想好了吗?”大妮说拉着他的手,高兴的说:“想好了!以后麻烦林总了,请林总多多关照。”林伟岸说:“不辛苦!谢谢您给机会。”当天下班又早早来接大妮,大妮大方的当着公司的人拉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问他:“你今天怎么有空接我了?不忙么”进了电梯林伟岸说:“谁敢忙呀,前有狼后有虎,云哥这送发夹的还没搞定,阮月星这就趁虚而入了。”大妮捶他说:“你瞎说什么,我跟阮月星是好朋友。”大妮跟林伟岸坐公交车去看林伟岸爷爷,林伟岸公交车终于有座了,林伟岸认真的跟大妮说:“阮月星绝对对你有企图!”大妮不屑的说:“他妈给他在老家找女朋友了。”林伟岸说:“这才是渣男呢,我这有前女友都差点被淘汰,他这种有现女友的,你赶紧划清楚界线。”


阮月星中午又来找大妮吃饭,大妮说:“岸哥是好人,你对他不要有误解。”阮月星说:“看来你是铁了心了,等你被甩,别找我哭。”大妮说:“放心吧,如果被甩,我就当人生体验了。”阮月星叹了口气说:“你怎么就一根筋呢?”大妮说:“你怎么就对他有偏见呢?”


周末公司组织团建活动,大家坐大巴去。开了一天的会,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把大家拉回来,大妮想回宿舍,就在三里屯下车了,阮月星看她下车,也跟着下车了。下车以后,刚走到宿舍楼门口,就看到在商场碰到的那个跟着阮月星妈妈的姑娘,姑娘跑过来拉住阮月星的手,跟大妮打招呼说:“猜着你们公司会在这儿停车,就来等你们了。”阮月星沉着脸跟那姑娘走了,大妮刚进楼门,阮月星的妈妈就出来,拉着大妮说要聊聊,两个人走到楼旁边的酒吧,酒吧白天不营业,两个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阮月星妈妈语重心长的说:“我们月星有了房子,很多姑娘追,我知道你们是好朋友,不过我们书香门第,你家是农民,咱们门不当户不对。月星现在是主编,你是普通员工,你们也不般配。我怕你以后伤心,就提前跟你说一下。”大妮看到林伟岸从楼里走出来,左右张望着,就扬扬手,示意他。林伟岸看到以后赶紧跑过来,林伟岸到了跟前,大妮站起来,高兴的紧走几步,拉住林伟岸的手对阮月星妈妈说:“阿姨,这是我男朋友林伟岸,阮月星也认识,我们都是一个集团的。我们下午要去看岸哥爷爷,就不陪您聊了。”两个人就告辞了,大妮撒娇的跟林伟岸说:“不是让你在屋里等我吗?”林伟岸说:“我在窗口看见你了,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你上楼,就出来看看。”大妮小声说:“你肯定是看到阮月星了。”林伟岸说:“我当然得提高警惕呀!”大妮比划着说:“你那个心眼就这么小。”林伟岸说:“咱俩差不多!”大妮知道他说自己为了他前女友生气的事,不好意思的笑笑。林伟岸觉得她可爱,搂着她亲了亲。


长篇小说连载,每周于微信公众号:人生补习班(renshengbuxiban)首发!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