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中医入门—《小郎中学医记》(三)42、苍术(燥湿健脾,祛风散寒/脘腹胀满,泄泻/水肿,肚脚气痿躄,风湿痹痛,风寒感冒/明目夜盲)

AB土豆 2020-07-31 15:26:24

42、苍术


[功能主治] 燥湿健脾,祛风,散寒,明目。用于脘腹胀满,泄泻,水肿,肚脚气痿躄,风湿痹痛,风寒感冒,雀目夜盲。


苍术升清气除水癖


《本草纲目》曰,治湿痰留饮,或挟瘀血成窠囊,及脾湿下流,浊沥带下,滑泻肠风。

《本事方》曰,治膈中停饮,已成癖囊:苍术一斤,去皮,切,末之,用生麻油半两,水二盏,研滤取汁,大枣十五枚,烂者去皮、核,研,以麻汁匀研成稀膏,搜和,入臼熟杵,丸梧子大,干之。每日空腹用盐汤吞下五十丸,增至一百丸、二百丸。忌桃李雀鸽。

有个读书人喜欢喝酒,他养成多年饮酒的习惯后,老觉得胃中多痰,不光往咽喉上冲,甚至经常感到胃中咕噜噜作响,严重时吃不下饭,胸肋胀痛,然后要吐些酸水出来,才会舒服些,平时老是没精神,倦怠嗜卧,拿起书本来就发困想睡。

他便到医院检查,也没发现有什么胃炎,医生说这是心理作用,可他身体不舒服,却十分烦恼。

老先生说,不是说一定要看到病灶才能下药,只要你有身体不适,气机瘀滞,中医就可以辩证对治。

小指月看这读书人舌苔白腻。

老先生说,这是湿阻中焦脾胃。

小指月说,为什么他胃中经常作响呢?

老先生说,这叫水囊水癖,是湿水的声音,水湿在体内瘀滞日久,便会形成水囊包块之物,中医称之为停痰留饮,这些东西留积不去,便会痞满胀痛。

小指月说,那爷爷是不是要用除脾湿的药啊?

老先生说,没错,要用升清气,除湿癖,需要选择治脾的圣药。

小指月说,那就用白术这补脾圣药。

老先生说,《本草崇原》提到,凡欲补脾,则用白术,凡欲运脾,则用苍术,欲补运相间,则相而用。

这病人是留饮停湿为患,应该运动脾脏,所以要用更雄烈的苍术,才能借助这辛烈的香气,发散水湿留饮。

于是老先生叫他以后别喝酒了。

然后给他制作了单味苍术丸,用苍术一味以枣肉为泥,跟麻油调制为药丸子。

小指月说,爷爷,为什么要加大枣。

老先生说,枣为脾之果,顺脾性用苍术,养脾真用大枣。

这样不到半个月,这个读书人胃口大开,胁下胀痛消失,胃部咕噜噜作响不再,看书疲倦乏力之感顿消。

小指月说,倦怠嗜卧需用术,看来这句话一点都没错,用苍术大能够令脾气散精,所以精充神满,胃口大开。

老先生说,像这种情况,现在医学称之为胃下垂,古代的大医家许叔微就曾得此病。用一味苍术丸治愈。

小指月说,爷爷,难道这胃中停饮,就像路上坑坑洼洼停水一样,所以培土可以制水。

老先生笑笑说,正是如此,许叔微这样说,脾土恶湿,而水流湿,长期过量暴饮暴食,喝饮料可乐或饮水无度者,就容易胃下垂,胸膈停饮。所以燥脾土可以胜湿,故崇土以填科臼,则疾当去也。于是许叔微摒弃诸药,用一味苍术治疗自己膈中停饮,发作有声,连服三月而顽疾尽去。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许叔微是宋代著名的大医家,相传青年时期非常勤奋,每天攻读医书至深夜才睡觉,且睡前一定要饮酒。可是几年后,许叔微得了一种怪病,时时感到胃中辘辘作响,胁下疼痛,饮食减少,一到夏天,身体只有右半身出汗。

许叔微对自己的病情认真地分析研究,认为自己是由于常年饮酒,伤了脾胃,导致“湿困脾胃”引起的。于是,他选用苍术一味主药,将其研成粉,和大枣(研成粉)、生麻油调成小药丸,坚持每天服用。几个月后,他的怪病果然治愈了。原来,许叔微素嗜饮酒,伤了脾胃,脾虚则水湿不化,而苍术性温,味苦,能醒脾化湿,故得苍术一味而诸症皆消。(摘自罗大伦《许叔微苍术治怪病》)

一味苍术治大便不成形


《珍珠囊》曰,苍术能健胃安脾,诸湿肿满,非此不能除。

有个学生一上大学,就经常拉肚子,大便不成形,老找不出原因,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会拉,经常还周身困重疼痛,甚至有时脸都有点肿,腿也沉。

老先生说,你在学校是不是经常吹空调啊?

这学生说,是啊,宿舍有中央空调,每天晚上大家都开了。

老先生说,为什么不关掉呢?

这学生说,少数服从多数,我想关也没办法。

老先生说,既然这样,那就退而求其次,你晚上一定要把肚子跟手脚用被子盖牢,宁愿热些,也不要贪凉。

这学生说,为什么呢?大家吹凉都来不及,怎么还要盖被子呢?

老先生笑笑说,受凉也会拉肚子,不是说只有吃坏东西才会拉肚子。

小指月说,爷爷为什么受凉就容易拉肚子呢?

老先生说,你看小孩子一踢被子,晚上一冻到,第二天就拉稀水,这是因为脾主四肢,当四肢着凉,寒气就会循经内传于中土脾胃,使中焦脾胃清阳不升。

小指月说,我明白了,《黄帝内经》说,清气在下,则生飧泻,就是这个道理。

这学生说,我除了盖被子保暖外,还要注意些什么呢?

老先生说,要选择一味药,既能够发散在表之风寒湿,也可以温壮在里的脾胃。

小指月说,既能解表,又可以健运脾土的,那非苍术莫属。

老先生说,没错,就用一味苍术每次10克泡茶。

这学生回到学校去时,就用这茶饮方,服用几天后,不单大便成形了,周身困重疼痛之症,也像松绑一样,一一解去。平时脸容易肿,腿沉也不再出现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简便单方》曰,治湿气身痛:苍术,泔浸切,水煎,取浓汁熬膏,白汤点服。

《素问病机保命集》曰,椒术丸治飧泄:苍术二两,小椒一两(去目,炒)。上为极细末,醋糊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或三十丸,食前温水下。一法恶痢久不愈者加桂。

麻黄、苍术相伍以治水湿


有个妇人身体肥臃,经常关节肿胀痹痛,舌苔白厚腻,脉沉缓。

老先生说,这个应当治脾。

小指月说,四肢归脾所主,水湿也归脾所主,舌苔白腻,也要健运中州脾土。

老先生点点头说,没错,看似病于四肢关节肿胀疼痛,其实是中州脾土治水功能减退,所以要治脾,持中州,灌四旁,使脾主四肢功能加强。

病人说,大夫,我怎么很容易累,睡觉睡到十点十一点还不想醒,醒来后就老打哈欠。

老先生说,这是湿阻气机,导致身体缺氧缺气,所以整天晕晕沉沉,头重如裹,神疲乏力,倦怠懒言。

病人说,大夫,我平时还比较畏风怕冷,风一吹就汗出,所以晚上我都不敢吹空调了。

老先生说,这是营卫不和,肌表开合不利,指月给她用桂枝汤加上苍术、麻黄。

苍术用16克,麻黄用4克。

小指月写好后,便说,爷爷,这次用药剂量怎么这么严格。

老先生说,这身体的水湿,它要转动开来,首先得心脏阳气足够,所以桂枝汤强大心阳。同时水湿要能够循环起来,关乎上中下。

小指月说,是不是上焦的肺开窍于皮毛,中焦的脾胃运化于四肢,下焦的肾与膀胱,导水排出体外?

老先生说,没错,治水总离不开肺脾肾,所以通过苍术能够令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过用麻黄,能够令肺主皮毛功能加强,使肺能通调水道,然后引水湿下行州都之官的膀胱,而且麻黄本身就发汗跟利尿两大功能一体的。所以它能上开毛窍,下通水道。

小指月说,那爷爷为什么苍术用16克,麻黄只用4克呢?

老先生说,这苍术配麻黄,是有技巧的,一般二药等量则能迅速发汗,若苍术是麻黄的两倍,便发小汗,若苍术是麻黄的三倍,便可以利小便,若苍术是麻黄的四倍,那筋骨肌肉皮肤的水饮之邪,便被微微蒸化,水津四布,五经并行,湿肿自去。

小指月说,原来还有这番讲究,剂量不同,药物的走势都不同。

这妇人吃完这汤药后,身体居然不知不觉瘦了好几斤,非常轻松,也不知道这些赘肉到哪去了,连关节也没那么痛了,而且老觉得疲倦乏力没精神的感觉也消失了,早上睡到七点多自动起来,平时也比较少打鼾了。

小指月说,爷爷,看来这药能够减肥啊!

老先生说,减肥不是靠消肉,而是靠身体阳主气化,阳主气化功能加强,人就很精神,身上的赘肉自然就气化掉了。

小指月又说,难怪这病人变精神了。

老先生说,倦怠嗜卧源于湿盛,苍术燥脾运湿,湿去则神清气爽。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麻黄、苍术相伍以治水湿之证,始自《金匮》,已如上述,然而古代医书中多用白术而不用苍术,因古时只有术名而无赤白之分,苍、白之名始于《名医别录》虽然二者功用大体相同,但在燥湿方面则苍术优于白术。故近世医家治湿多用苍术。

麻黄苍术相配伍,治湿效果甚为理想,以此二味为主,选加对证之药,可收得心应手之效。北京许公岩老医生尤善用之,他通过长期观察与应用,发现二药用量,随剂量不同而作用有异。如二药等量应用,临床常见能发大汗,苍术倍于麻黄则发小汗,苍术三倍于麻黄则有利尿作用,可使尿量增多,苍术四倍于麻黄,虽无明显之汗、利,而湿邪能够自化。我曾简括之如下:治湿药、唯苍术、配麻黄、效更箸、欲发汗、等量用、欲小汗、倍苍术、三倍术、能利尿、四倍术、湿自除。

焦树德说:用麻黄治疗水肿可能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况①:水湿从汗解而消肿。②小便增多而消肿。③大便增多而消肿。④身有微汗出而小便明显增多而消肿。这些都与肺主皮毛,肺主津液,下输膀胱。肺与大肠相表里,水肿病其本在肾,其标在肺等理论有关。(摘自《杏林集叶》)

运脾治虫积


《冷炉医话》曰,赵伊好食生米,憔悴萎黄,不思饮食,用苍术米泔水浸一夜,研粉焙末,蒸饼为丸,米汤下而愈。

有个小娃子老喜欢嗜食异食,什么生米粒,煤渣球都往嘴里丢,因此面黄肌瘦,饮食无味。

医生说这是脾疳,肚子里有虫,用了不少杀虫药,发现怎么还是虫积不去。

老先生说,为什么会有虫呢?

小指月说,无湿不生虫。

老先生又说,湿从哪里来呢?

小指月说,脾虚则生湿。

老先生说,那就用一味苍术,运脾化湿,宽肠通腑,令脾积虫滞去而不留。

然后小指月便跟爷爷做了一料苍术丸,用单味苍术以米泔水浸泡,然后研粉蒸饼为丸,这娃子如果想吃东西的时候,就给它吃这苍术丸,吃了十多天后,渐渐地娃子没有再嗜食生米煤渣球等异物了,脸色也渐渐红润,吃东西也有些胃口了。

小指月说,看来治病还是要治本,本于脏腑正气,如果不是以苍术雄烈运脾之力,脾湿不去,则虫积不愈,虫积不愈,则身体消瘦不已。但为何要嗜食异物,倒是难以解释。

老先生说,湿能阻滞脾胃,防碍阳气运化,这样时间久了,就会导致脾胃虚弱,嗜食他物以填虚。

 

从墙角流水到大腹潮湿


《名医类案》一人腹中如铁石,脐中水出,旋变作虫行之状,挠身作痒,痛不可忍,扒扫不尽,浓煎苍术浴之,又以苍术、麝香水调服之愈。

夏秋之季,暑湿熏蒸,很多疾病都带有湿邪的性质。

有个病人,大腹中有块顽积,经常腹中肚脐渗出水来,腰带裤子很快就湿了,经常搞得瘙痒不止,屡用杀虫止痒之药却无可奈何。

很多医生都说这是一个怪病。

老先生却说,这是一个很平常的病。

小指月说,怎么我以前没见过呢?

老先生说,经常都见到,怎么会没见过呢?

小指月努力地回忆都没有想到。

老先生说,你看那些墙角,是不是潮湿流水啊?

指月点点头,恍然大悟,爷爷一语惊醒梦中人。

原来爷爷是从生活中的现象里头,看出人体病因病机。

这墙角因为湿气熏蒸 ,都会发潮流水,甚至长一些青苔。而这人体因为湿气熏蒸,流注脾胃,脾主大腹,所以大腹周围容易膨胀潮湿。湿郁日久,便会结成像苔藓那样的有形包块。

这样病因病机一明白,用药思路就相当简单,难怪爷爷经常强调未议药先议病,于是便用一味苍术,煎汤外洗,以及煎水内服,随后腹中膨胀感消失,大腹周围也没有再流水了,瘙痒自止。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本草正义》曰,苍术气味雄厚,较白术愈猛,能彻上彻下,燥湿而宣化痰饮,芳香辟秽,胜四时不正之气;故时疫之病多用之。

凡湿困脾阳,倦怠嗜卧,肢体酸软,胸膈满闷,甚至腹胀而舌浊厚腻者,非茅术芳香猛烈,不能开泄,而痰饮弥漫,亦非此不化。

而脾家郁湿,或为腹胀,或为肿满,或为泻泄疟痢,或下流而足重跗肿,或积滞而二便不利,及湿热郁蒸,发为疮疡流注,或寒湿互结,发为阴疽酸痛,但有舌浊不渴见证,茅术一味,最为必需之品。是合内外各病,皆有大用者。

顽固湿温用苍术


夏暑之季,湿温最多,有个病人,身上发低烧,舌红少苔,脉又细数,完全没有胃口,经常口干,但又不太想喝水,大便也非常难排。

医生给他用沙参麦冬汤,增液汤之类,这样津液非但没有得到增加滋润,反而舌头更是干燥难忍。

老先生说,这是为何呢?

小指月说,爷爷,按常规甘寒可以润燥啊。

老先生便引吴鞠通的话说,对于湿温来说,润之则病深不解。

小指月说,为什么去滋润它,反而会加重病呢?他不是一派低烧,口中干渴吗?

老先生说,如果纯属温热,用药润之,如久旱得云霓,天旱碰甘露,当然药到病除。可这病人神疲乏力,周身倦怠酸楚,还有湿浊在里面。

小指月说,可为什么他舌头不垢腻呢?

老先生说,像这种湿温,热入营血,身体又发病日久,早被炼化了,而且这湿浊,又深伏不出,所以疾病缠绵。

小指月说,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要把埋伏在营血深处的湿浊透发出来不容易啊!必须要用两个思路。

小指月说,哪两个思路呢?

老先生说,一个是让营血能够对流,必须建立在气血对流的前提下,才能把湿浊扫荡而出,可以用桃仁、赤芍、丹皮、归尾、红花之品。

小指月又说,那第二个思路呢?

老先生说,在营血能周流的前提下,就可以采取芳香透发之品,用来透热转气,使邪气由深到浅,只有透出来,才能排出去,就像装修房子的时候,灰垢在地,你只有刮起来,才能扫走,如果不刮起来,图用扫把是扫不走的。

小指月说,爷爷,你是说这些能令营血活跃之药物,就像扫把,而用透热转气的芳香之品,就像铲一样,把这些湿垢粘出来。

老先生点点头说,那就用苍术、菖蒲、银花之品。

小指月说,爷爷,用银花可以透热转气,但你用苍术、菖蒲,我就不理解了,这病人口干舌燥,你还用这些带有新燥之药,会不会加重它身体的干燥呢?

老先生说,对于湿浊蒙蔽的口干舌燥,把湿浊运化开,就等于脾气散精,能够水津四布,自然润燥去枯,所以对于湿浊之人,口干舌燥者,用燥药却可以止燥,原因是身体干燥是气血不运化所致,不是纯粹的津伤液枯。

所以古人治疗这种湿浊口舌干燥,喜欢用苍术之类的燥药,故张隐庵说,燥脾之药治之,水液上升,即不渴矣。

小指月正写上这几味药后,老先生说,治疗湿温得崇四大法。

小指月问,哪四大法呢?

老先生说,辛开,苦降,芳化,淡渗。

小指月说,那这方子里头,似乎还缺乏淡渗之品。

老先生说,没错,湿浊余孽,可以通过水道淡渗出去,所以方子还得加点竹叶、通草之品,那么湿气就能升能降,消归下窍。

......

这病人服用药物后,果然一剂而津回,三剂身重烦闷之症尽消,随之气血对流,湿浊运化,烧亦退去。这样缠绵了一个多月的湿温,就靠对证的几剂汤药便搞定了,看来药不在多,不是吃越多越好,而在于能否有巧妙用心对证用药。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柏合公社以故中医刘德三,1951年已年逾古稀,百病不离当归,外号人称刘当归,师教曰;人以血为主。故治病首选当归,远近驰名。笔者于1948~1952年,医治湿温邪传营血分近二十人,未治愈一人,都经刘老治愈。

这些病人我都亲自追访,观其方基本变化不大。供销社龙天明之岳母患湿温,经数医治疗匝月,邀余出诊,观其神倦无力,舌红亮无苔,小便短少色黄,脉细数无力,不饮不饥,拟甘寒养阴,方如益胃汤、五汁饮之类。服后津漱不但不复反舌绛干燥无液,拟甘寒咸寒以养阴生津,服后舌红干燥,扪之刺手,毫无湿润,即婉言辞退。后经刘德三老中医医治,三剂立起沉疴,观其处方:

当归尾6g 红花6g 赤芍9g 丹皮12g 苍术6g 竹叶9g 桃仁6g通草3g

余仿此方治同类病人,去苍术治疗无效。窃思此病津液枯竭,辛燥之苍术如投,必火上加薪,但刘老用苍术量必三钱,效如桴鼓。想必有其奥妙,初用二钱,果然有效,后遇同类病人,舌绛光亮或干燥亦投苍术三钱,果然一剂津回,三剂获效。

悟其道理,略有所得,以湿性粘腻重浊,人伤如油入面,病情反复,层出无穷,缠绵难愈。一经入营,舌光亮如镜,或红绛干燥,如与甘寒养阴或咸寒育阴,俱遏其湿,阻其去路,故愈养阴,而舌愈燥,恰犯吴鞠通所云:“润之则病深不解”。

细研刘老处方:丹皮、赤芍、桃仁二凉一平,清营凉血,活血祛瘀,佐少许归尾、红花辛温,助活血行瘀之力。湿入营血,只清凉活血祛瘀,湿邪盘踞其中,分毫未能触及,故用入脾胃之苍术,入营血祛风除湿,透邪达外,辛凉之竹叶透其外达,甘淡微寒之通草,清热利湿,导湿从溺外出而解。

综观全方,苍术是主药,证之临床,少用或减去则无效。苍术虽燥,但在大队的清热活血凉血药中,不显其燥,但透发之力犹存,能透出营血中之湿,真乃妙用。营血中之湿,非苍术不能祛,湿邪不祛,久必蕴热,故愈养阴,湿邪愈深入,锢结难解,舌亦愈燥,焉能治愈。业医者能学习各家之点滴经验而扩充之,对病人就能早起沉疴。

1953年,柏合公社医协主任张某,医治近邻张XX患湿温高热不退,与紫雪丹、牛黄丸、犀角地黄汤合大剂白虎汤,热势不减,反升到40°C,急请谢毓松老中医诊治,拟方:

苍术10g 草蔻10g 炒草果仁10g 广台乌10g 竹叶10g 黄芩10g 滑石30g(布包煎)

家属取药时,张XX见处方,很是不满,午后开会即提出异议:病人高烧到40°C,还用大辛大燥之药,病人若死,咎将谁属?

晚上谢老谈及此事,谓曰:病者虽高热,是湿遏热郁,午后更甚,且无汗,面垢,神疲,头重如裹,四肢酸楚,小便短赤,食欲全无,不渴不饮,胸痞腹胀,舌红,苔白厚腻,布满全舌,脉象模糊,内闭之症已显。启内闭尤恐不足,还用大剂白虎遏郁其湿,此一误;犀角地黄汤之生地滋腻,恰犯吴鞠通之戒,“润之则病深不解,此二误;在湿重热轻、势将内闭之际,不用苍术、草蔻、草果等大辛大燥以开其湿,更待何时?

但亦不忘其热,故佐以黄芩苦寒燥湿清火,广台乌以行气,气行则湿化,竹叶清热除烦以透热,通草、滑石淡以利湿。如病人心慌特甚,急防内闭,大建蒲必须加倍,这是我多年之经验,不要轻易告人。病人如果认真服下此药,必汗出溲增,明日可步行来诊。果不出所料,次日病者扶杖来诊,张某默然不语。药仅三剂,已转危为安。 (摘自王幸福文集)

苍术治胃下垂


有个胃下垂的老人,平时又老是尿频,问有没有特效药?

老先生说,你中气不足,气陷则胃下垂,同时尿频又是中气不振之象,所以可以用一味苍术泡茶送服补中益气丸。

他连服用一个月,胃口大增,食欲振奋,尿频之症俱消,再去检查,胃部下垂之象消除。

小指月说,用苍术能治疗胃下垂、尿频?

老先生说,苍术是治脾运脾,脾主肌肉,大凡人年老体衰,肌肉松垮,维系不住,都必须通过强大脾土,则肌肉巩固,所以苍术一药气味雄烈,正是振奋脾胃,起废振颓,运化水谷,升举清阳之妙品,可以配合升麻或者补中益气丸,这样清气得升,则下垂、尿频之症可减。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仁斋直指方》曰,脾精不禁,小便漏浊淋不止,腰背酸痛,宜用苍术以敛脾精,精生于谷故也。

苍术可消补药之胀满


有个娃子,食纳不香,因此贫血体弱,便尝大山楂丸、冰糖葫芦、参苓白术丸,以及保和丸,均是吃一两次时稍有些胃口,随后又吃不下饭,下眼皮黑眼眶明显。

老先生说,上眼皮属阳明胃,下眼皮属太阴脾。

小指月说,那爷爷,这个病人是不是要用健脾之品啊。

老先生说,健脾之品,首选白术,但白术力道平和,守而不走,于顽积难以动其根本,必须择用运脾之品,运动脾胃,开纳水谷,走而不守,以其雄烈之气味,可以让脾气散精,水精四布,胃纳一开,肌肉自然壮起来。

于是便叫这小娃子用一味苍术泡茶,送服参苓白术丸。

吃了半个月后,胃纳开,黑眼眶消失,气色由晄白变为红润。

小指月问,爷爷,为什么在平常健脾补益药里头,用点苍术,效果就像画龙点睛一样,病人更喜欢吃呢?

老先生说,苍术强胃开脾,能够助中焦大纳水谷,运化精微,布散营养,使脾精疏散到四肢去,不会郁于中土,那么各类健脾补益之品,便能周流上下,送到身体需要的地方,而不会胀满,郁滞于中焦,反而阻气矣。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玉楸药解》曰,白术守而不走,苍术走而不守,故白术善补,苍术善行。其消食纳谷,止呕住泄亦同白术,而泄水开郁,苍术独长。

苍术解湿郁


有个病人,经常郁郁寡欢,胸闷心慌,头晕颈强,医生见他脉弦,便给他用逍遥散,这病人吃的时候很舒服,但一不吃,又气郁胸闷,烦躁不安。

小指月说,是不是药力不够啊?

老先生说,你看他舌苔垢腻,早晨起来,咳吐痰多,除了气滞血瘀外,还有湿阻痰浊,所以逍遥散纯疏肝顺气,缺乏化湿浊之品,所以不能把瘀滞通开。

小指月说,那该加些什么呢?

老先生说,就加苍术、川芎、香附三药。此三药能总解诸郁。

这病人在回去吃了这个加强版的逍遥散,加强了脾主运化水湿的功能,随后胃口开,胸闷解,烦躁消,抑郁除。

小指月说,只听说过柴胡能解郁的,苍术怎么能解郁呢?

老先生笑笑说,柴胡解的是气郁,川芎解的是血郁,苍术解的是湿郁,病人喜食鱼肉肥腻,这些膏粱厚味,容易让人痰湿中阻,这些饮食水谷,痰浊之郁,不是一般柴胡郁金能解,必须依靠气味雄烈的苍术来强胃健脾,发水谷之气。

小指月说,我明白了,爷爷的意思是逍遥散偏重于解左关脉情志之郁,但苍术偏重于解右关脉饮食痰湿之郁,这样气郁跟湿郁能够分散瓦解开,气滞湿阻之证得以消除,那么就胸开郁解,烦闷顿消。

爷爷接着说,这种解除脾胃水谷湿痰之郁的思想来源于朱丹溪,他创了一个越鞠丸,就是用解右路湿、食、痰郁的苍术、神曲、半夏,配合解左路气、血、火郁的香附、川芎、栀子。

朱丹溪认为,六郁是人体致病的根本,但这六郁都是因为气机不得升降传化失常所致,凡郁皆出于中焦,这苍术能够镇中焦,灌四旁,越鞠丸里头,解六郁用苍术配香附,一升一降,化水谷之滞塞,畅情志之郁闷,所以郁解病除。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朱震亨曰,苍术治湿,上、中、下皆有可用。又能总解诸郁,痰、火、湿、食、气、血六郁,皆因传化失常,不得升降,病在中焦,故药必兼升降,将欲开之,必先降之,将欲降之,必先升之,故苍术为足阳明经药,气味辛烈,强胃健脾,发谷之气,能径入诸药,疏泄阳明之湿,通行敛涩,香附乃阴中快气之药,下气最速,一升一降,故郁散而平。

保肝不如健脾


《本草通玄》曰,苍术,宽中发汗,其功胜于白术,补中除湿,其力不及白术。大抵卑贱之土,宜与白术以培之,敦阜之土,宜与苍术以平之。

一商人矮粗胖,脖子短,双下巴,头皮流油,顶上脱发。

他不到一米六的身材,却有一百八十斤的体重,经常头晕,大便不成形,双腿总是沉重抬不起来,上楼梯或者过门槛,经常踢到脚趾头。

有一次胁肋胀痛,到医院一检查,是脂肪肝,便服用大量保肝护肝之品,仍然头晕肋胀不除,检查指标血脂也降不下去。

老先生说,保肝不如健脾,你大腹肥满,舌苔白腻,应该少吃肉质鱼肉肥腻之品,防止壅堵脾胃。

随后便叫这商人回去用一味苍术泡茶服用。

半个月后,头也不晕了,肋也不胀了,大便也成形了。

小指月便疑惑地问,爷爷,肝郁肋胀应该疏肝达郁,你怎么避开条达肝郁,直接健脾,反而诸症得愈?

老先生说,张仲景提到,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同时脾亦能统四脏。所以用苍术,一方面先安未受邪之处,另一方面脾主大腹,加强脾脏运化水谷之能力,那么中焦变精微功能加强,化痰浊脂肪之力大大提高,那么血脂自然就降下来,头部也不晕了。

小指月说,我知道了,头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肠胃之痰湿可以泛溢周身为患,泛溢到肝,便是脂肪肝,泛溢到头脑便是眩晕耳鸣头痛,泛溢到胸肺便咳嗽吐痰,泛溢到腰脚便沉重疲惫,所以都可以通过运化中土,以壮四周。健运脾胃,以旺四脏。

老先生又说,一般这种情况下,肥人用苍术,瘦人用白术。

小指月说,怎么还有这种分别呢?

老先生说,瘦人属于卑贱之土,用白术以填之,能补脾。肥人属于敦阜之土,用苍术以平之,能运脾。

随后小指月就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金·刘守真谓“苍术一味,学者最宜注意”,亦言其效验之广。笔者临床擅用此品。总结其用有四:

一、运脾醒脾:人体脏腑组织功能活动皆依赖于脾胃之转输水谷精微,脾健则四脏皆健,脾衰则四脏亦衰,苍术燥湿而不伤阴,湿去脾自健,脾运湿自化,笔者治慢性病,以“脾统四脏”为宗旨,习以苍术为君,振奋生化之权,起废振颓,如合升麻治疗内脏下重、低钾症、肺气肿、冠心、肺心之消化不良者应手而效,治老年病之脾胃病独擅胜场。  

二、制约纠偏:笔者常于滋腻的大补气血方药加此一味。(如常用之归脾汤,补中益气汤皆辅以本品),服后从无中满之弊,曾治一“再障”,前医投大补阴阳之品,血象不见好转,乃加苍术一味,豁然开朗。用于寒凉药中,可防伤胃,均属得意之笔。

三、化阴解凝:痰瘀俱为粒腻之邪,赖阳气以运化,苍术运脾,化湿祛痰逐饮均其所长;化瘀固须行气,笔者据痰瘀同源以及脾统脏腑的观点,在瘀浊久凝时亦常加苍术以速其效,事半功倍。又如用苍术入泽泻汤治耳源性眩晕;与苓桂术甘汤防治哮喘;单味煎服治悬饮、消渴、夜盲皆验。   

四、治肝取脾:据“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之义,治脾以防治肝病,颇有所获,忆1962年秋,笔者肝病急发,除输液外,复投葆肝一类腻品,造致湿困成饮,白沫痰盈碗,转氨酶高至500以上,bsp试验高出10%,乃按土壅侮木例投苍术合五苓散,一月痊愈。二十年来从未复发。旋悟葆肝不如健脾之义,历年来遵此旨治愈肝病多例,去年沪上“甲肝”流行,笔者对出院病人皆以“苍术片”预后,疗效满意。

苍术之施用,应善于配伍,家严亦鲁主任医师对寒湿重者常与附桂同用;湿热交重与甘露消毒丹、黄连并投;伤及胃阴可与石斛、元参、麦冬配伍;湿热流注经络则与石膏、桂枝齐施,肝阳挟湿,目糊便燥常与黑芝麻入煎;气虚者益以黄蓍、升麻等等,习为常度。(摘自颜德馨《运脾胜品论苍术》)



 中药的煎煮,影响到中药的药效,正确的煎煮方法能发挥中药最大的药效,而错误的煎煮方法则会大大损失中药药效,导致疗效降低,那么,中药怎么熬?
  一、容器的选择
  煎煮容器以陶瓷、砂锅为最好,其次为不锈钢锅、搪瓷锅以及耐高温的玻璃器皿,因为这些容器具有稳定的化学性质,不易与所煎中药的成分发生化学反应。一定忌用铁锅、铜锅和铝锅,因为这些元素可与中药中的某些成分起化学反应,不利于疾病的治疗。
  二、预处理
  第一步:“看” 煎煮中药前首先要查看中药的质量,如发现有虫蛀、霉变等问题时应及时进行处理;其次是查看有无需特殊处理的中药,如有应另置并按特殊方法处理。
  第二步:“泡” 将药店拿回的中药饮片加适量水浸泡20~30 min ,轻质的中药、气温较高时浸泡时间宜短,重质中药、气温较低时浸泡时间宜长,目的是为了使中药湿润变软, 利于有效成分煎出。
  三、煎煮
  1、煎煮用水:一般使用无污染的自来水即可,忌用反复煮过的水或隔夜水煎煮中药。
  2、加水量:经验加水量是超过药物表面3~5cm;理论计算是按每1g中药加水10mL计算,将总水量的70%用于头煎,剩下的30%用于第二煎。
  3、煎煮用火:一般应遵循“先武火后文火”的原则,也就是说沸前用武火,使水很快沸腾,沸后用文火,保持微沸以减少水分的蒸发。
  4、煎煮时间:煎煮时间从沸腾后计算,一般解表药头煎10~15 min,二煎10min;滋补药头煎30~40min ,二煎25~30min。控制煎煮时间是因为长时间高温煎煮,会使植物细胞遭到破坏,使药液中不溶性的无效成分增加。而且长时间煎煮还有将药煎焦葫底的危险。
  5、煎煮次数:一般煎2~3次,就能煎出中药所含成分的80%~90%的中药成分。煎煮后及时滤出煎液,并将每次的煎液混合后分次服用。
  四、特殊处理
  根据药物性质不同,有些药物宜采用先煎、后下、包煎、烊化、另煎等特殊方法处理。不少患者因缺乏相关专业知识,会将需特殊处理的中药一起和群药同煎,这样操作是很不妥当的。
  1、先煎:就是延长煎煮中药的时间,使药物中难溶的成分被最大可能的煎出。一般将需先煎的药物用武火煮沸后改用文火煎煮10~20 min后,再与浸泡过的其他中药合并煎煮。这些中药有:一动物的骨甲类如鳖甲、龟板等; 二矿物类如生石膏等; ③有些毒性中药如生川乌、生草乌等,先煎1-2h可大大降低毒性。
  2、后下:就是缩短煎煮中药的时间,减少因长时间煎煮所造成的有效成分散失。常规操作是:待其他群药沸后用文火煎煮15-20min后,再加入需后下的中药煎煮5-10min即可。这些中药有:一气味芳香类中药如砂仁等;二久煎易破坏有效成分的中药如钩藤、番泻叶等。
  3、包煎:就是将中药装入棉布袋中与其他群药共煎。这些中药有: 一含淀粉、黏液质较多的中药材如车前子、葶苈子等,防止煎煮时葫锅底; 二富含绒毛的中药材如旋覆花、枇杷叶等,防止脱落的绒毛刺激咽喉。
  4、烊化:就是将胶类中药加入已煎好的药液或清水中加热溶化。目的是防止煎液黏稠而影响其他中药有效成分的煎出或葫锅底,如阿胶、鹿角胶等。



  5、另煎:就是将贵重中药材如人参、西洋参等用适宜的容器单独煎煮取汁后,药渣并入其他群药共煎,目的是减少群煎时其他药渣对贵重药材有效成分的吸附。
  总之,临床中医师只有在开具处方后叮嘱患者严格按照中药煎煮的要求进行操作,才能提高汤剂的疗效,使中药在疾病的治疗中发挥更好地作用。


中医讲人的五脏六腑都是有他的工作时间的,对应着12个时辰:
23:00—1:00即子时,是胆工作;
1:00—3:00即丑时,是肝工作;
3:00—5:00即寅时,是肺工作;
5:00—7:00即卯时,是大肠工作;
7:00--9:00即辰时,是胃工作;
9:00--11:00即巳时,是脾工作;
11:00—13:00即午时,是心工作;
13:00--15:00即未时,是小肠工作;
15:00--17:00即申时,是膀胱工作;
17:00--19:00即酉时,是肾工作;
19:00--21:00即戌时,是心包经工作;
21:00--23:00即亥时,是三焦工作;三焦指的是上焦心肺,中焦脾胃,下焦肝肾。
服用中药的时候按照这个脏腑的工作时间去服药,效果是最好的,比如肾脏疾病肾结石肾炎在酉时服用即17:00--19:00之间。肝脏疾病则是在睡前服用。丑时是肝脏工作的时间如果这个时间身体不处于睡眠状态服再多在好的药也收效甚微。相反这个时间不睡觉的人,肝脏的疾病发生率会高很多。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