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吃着吃着就长大了 | 小馄饨

Canterbury的羊 2021-06-17 16:44:58

    要知道前几天在写从菜园出发,找一找童年回忆的时候,我差点跑偏了,写着写着一路写起了小时候的好吃的,觉得太有必要另起一篇,来说说那些以当时小小的阅历和单纯味蕾,却吃出了人生巅峰满足感的食物了,那就先从小馄饨开始。


    以前在我闲住外婆家的时候,每到下午三四点,脑子里就会“叮”一下,是小馄饨时间到了!甚至我能够透过窗户,隔着几十米,听到路口小馄饨摊就位的声音。一个标准的小馄饨摊头,应该是有一个推车来的,上面安了两个锅不停的滚着冒着热气。摊主右手拿一根筷子,朝准备好的肉馅碗里点上一点,再往左手手心的皮子一蘸、一捏,我的目光时常盯在他的两手间,惊讶于其起承转合的速度之快。


    我们家总是拿一个带柄的搪瓷杯子去买,那样的搪瓷杯子似乎以前家家都有,也是很多单位会发的劳保用品。一块钱一碗的小馄饨,料头必须是带了紫菜、豆腐干丝,闻着必须是有着敞亮的猪油香味。吃,是一定要第一时间就吃上的,薄薄的馄饨皮从汤头透出来,就着腾起的热气和烫烫的小馄饨,呼呼地便下肚了,烫吗,烫的很,能停吗,绝不能停,要到喝完最后一口汤之后才能大吁一口“啊~~”,这便是下午最畅快的时刻。


    直到成年之后,小馄饨摊早已经不在了,却还念念不忘那一碗。特别是在怀孕的初期,孕吐倒是不怎么有的,但闻着什么都恶心,闻不了食堂的味道,闻不了厨房的油烟味和菜的油味,甚至公司的大堂都能闻出洗手间的味道,整个都蔫蔫的,吃啥都是蜻蜓点水一点点,觉得日子灰暗难捱。唯独馋那一碗小馄饨,夸张的很,经常馋的百爪挠心还要看着点评里的买家秀聊以慰藉。并且非常作的是,对于家里好馅好料好汤头的小馄饨我是爱不起来的,非得去外头找。


(孕中期,肚子里这位已尝遍锡城各家小馄饨)

   在如此的日思夜想口念心印之下,也遍寻了每个大小摊头,还忍不住问话朋友圈。这期间,遇到过表面攒了青菜叶的小馄饨、不能忍,遇到过吃口只是面粉糊糊的、不能忍,当然还有满满一碗人工香特别重的、不能忍。抱歉,对于自己喜欢的记忆小食,我就是有执念的,要求极高不得含糊。且感慨,以如今的挑剔,一碗小馄饨的曼妙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啊。


    直到又一次,特意寻去一个老新村,一路问着进去,正逢修路又新村外立面改造,隐隐还担心别扑空了,结果看到那摊头的时候,瞬间觉得这事儿对了一半。跟馄饨摊的老阿姨聊天,阿姨说在这开了也有二十五年了。摊头的造型完全标准,以目前的卫生要求,也算收拾的利落干净。一碗小馄饨碗端到面前,看着就是对了路子,味道也和想象的没差,几乎是小时候的味道。再尝些他家的辣,也是完全不输,如果有一种辣叫“小馄饨辣”的话那就必然是说的它啦。落座不久,我还跟朋友说,这样的存在真是现如今的稀有物,特别的兴奋。


    今年年初,连轴转了好些天,我们全家都不小心感冒了,加上天气的沉郁,我每天基本都是从一个地下室到另一个地下室转换,又是在玻璃幕墙的办公室,很是闷,终于有一天开车出去探食,特意停的远一些,沿着小街走了一段,吃了一顿小馄饨和酸辣汤,适逢当天中午吃着吃着外面出了太阳,隔着玻璃感受着里里外外腾起的光和热,感觉总算是回血了。

(那天街上偶遇了一条咸鱼的前世今生)

    有时想,那些视若珍宝的童年美食,其实未必是现在做不出从前的味道,时移世易,我们的味蕾和眼界早已从当时那个小小孩身上脱缰而去,无法还原,又何以品尝出原来的味道呢。


    好啦,最后如果你是锡城的一位小馄饨同好的话,推荐以下两个好去处。

    1、中联新村小馄饨

    2、曹张新村阿娟馄饨

    这个系列我会继续写下去哒,感谢收看!


这里是Canterbury的羊个人公众号

不定期更新生活故事/好物推荐/母婴分享

你的阅读、点赞和留言都是最好的支持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