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天” 怎么读

守望故乡 2022-06-07 07:18:21


如果我和你说我小学上的是复式班,你能理解什么意思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后山的偏僻农村,由于村子小,每个年级的学生数量达不到标准,老师又稀缺,就把几个年级的孩子集中在一间教室里上课,就叫复式班。


我们的小村子,一共也就四十多户人家,上一辈大部分都是饥荒年代陆续由山西各个地方迁过来的。山西各县方言是不一样的,有的大同小异,有的迥异不同,所以我们村的人聊天特别有意思,就表达一个意思,说出来的腔调和语言能有七八种,外来的人听起来像说相声一样好玩儿。


我们村的孩子,小学一到三年级,是在本村上学,基本数量保持在十几个人。学生数量太少,加上路又偏僻,学区不派公办老师到我们村,只能在村里找个能教书的当代课老师。


我上一年级的时候,代课老师是本村的和父亲年龄相仿的一位男老师,,。老家是山西右玉人,说话很大成分还带着右玉味儿。


那时农村已经包产到户,代课老师不再挣工分,而是由大队主持村里各户摊派,大概相当于每月是八元工资。


老师身材瘦小,干农活不太在行,也出不了大力气,但人聪明好学,所以一头扎进学校做孩子王再合适不过。


老师对我们要求严厉,背写不出生字的,做不对题的,回答不上问题的,调皮捣蛋的,一律挨打。学习上犯错误的打板子,女生轻男生重;纪律上犯错误的,一般是男生,轻的拳头揍重的拿脚踹。当有人挨打的时候,其余的人乖的大气不敢出,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我虽不常挨打,但也心有余悸。其实最令人害怕的还不是挨打,而是放学后的留校。



我们的学校在村东头,再往东就是一片杨树林,西边离住户还有点距离。一旦被留校,夏天还好,天黑的晚,不至于留到天黑,冬天就有点吓人了,本来放学时已经接近黄昏,稍一耽搁天就黑了。留一个人在教室,又没电没灯,那时冬天又是刮不完的西南东北风,尤其是晚上刮风,挨着树林,怎么听起来也有点鬼哭狼嚎。那时即使你使劲喊叫也是没人能听见的。所以我们那时无论男孩女孩都害怕被留校。


有一次一个二年级的男生被留校,原因是下午快放学的时候,轮到上黑板听写头一天布置的生字,他一个都不会写,画了有十几个圈圈。那天老师生气极了,气的都懒的动手打他,说:站一边去,放学不许回家,留下来背写!然后放学,老师正好有事也急匆匆地走了。


老师的家在学校正前面隔一条马路,走大路嫌麻烦,通常是过马路后再翻墙一跃就到家,来学校的时候也一样。他的动作灵敏,速度之快有时就像眨眼功夫。我们那时上课没有时间概念,老师来了就是上课啦,老师一走就是放学啦。课间休息的时候,院子里的树林子里的都有,只等老师一声喊:上课啦,就是课间休息结束啦。当然不能走太远更不能随便回家,如果走太远了听不到喊声回来晚了是要挨罚的,一般是站在门外听课。


以往被留校,老师过一会儿就会返回来把学生放走,只是震慑一下。那天老师翻墙一跃回家后,也不知怎么就把留在教室的孩子给忘了。那时的家长对老师是绝对的尊重和信任,老师说一不二。孩子不回来就知道是被留下了,留多久当然是老师说了算。直到晚上八点多,老师碰巧去他家串门,才发现孩子没回来,恍然大悟,急急忙忙回学校把孩子放出来,孩子已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那可是冬天的晚上啊,黑灯瞎火的教室,阴森森的树林,鬼哭狼嚎的风……第二天那个倒霉蛋就病了,高烧得直说胡话,第三天烧退了继续上学,家长老师也没形成任何矛盾。立竿见影的作用是我们所有人都乖巧了好久,老师布置的作业一定是保质保量地完成,生怕被留下更怕留下后被忘记。一天一个三年级的男孩因为淘气又要被留校,老师刚要宣布,他突然惊慌失措地连滚带爬抱着老师的腿哭喊: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千万别留下我。老师不发话他不松手,最后老师没办法算是默许了。


放学后留校是我们人人都害怕的杀手锏。直到二年级的时候有学区派下来的公办老师接替教学,我们的这种害怕才从心头解除,因为新来的老师家在外村,一放学他也要回家,不方便把留校作为惩罚手段来使用,我们心里暗暗高兴。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很怀念原来的老师,原因是我们经常能在教室里闻到喷香的饭菜味儿。

老师身体瘦弱,也许是师娘疼爱老师,想给补补身体,可农村的日子过的不宽裕,春夏秋都过得很苦,饭菜没多少油水,只在冬天宰杀了牲口的时候,伙食才能有所改善。在家开个小灶吧,孩子们眼巴巴地看着,哪能咽得下口。所以经常在冬天的时候把好吃的带到教室里,有时炖肉,有时鸡蛋,往大搪瓷缸子里一放,在火炉上一咕嘟,那个香味啊,直挠心。老师一般在下午讲完课我们埋头写作业的时候吃,尽管动作很小很轻,可我们的耳朵鼻子异常灵敏,老师悄悄吃一口,我们不自觉地跟着咽一口唾沫,还忍不住偷偷看一眼。有时回家和父母说,他们只是笑笑说,老师吃东西不许看,假装没听见。哎,我的亲娘,那怎么可能呢?



我们是复式班,三个年级在一起,给一个年级上课的时候,其他两个年级要不写作业要不预习生字。相对来说老师对一年级的学生宽容一些,比如给二年级或三年级上课的时候,如果一年级的同学抬起头听,老师一般不太管。但如果是给一年级上课,二年级尤其是三年级的学生不好好写自己的作业,抬起头听的时候,老师就会管,要不瞪一眼喊一声,写你的作业!要不干脆让站起来回答问题,这时你得小心判断老师是真让你回答还是有话等着你。如果是真让你回答,你回答对了没准还夸你一句。如果只是由头,那后面你怎么回答都是错,答对了就会说,用你回答?如果连一年级的题都答不出来还念书干什么?不如回家放羊。要不就会说,来,你能,你来讲课吧。这时的你讲或不讲都是个难题。如果答错了当然没好果子吃了,要不罚站,要不罚抄课文写生字,写到你手麻。


那个时候农村对上学年龄要求不是太严格,我五岁上学,原因是看到一起玩儿的哥哥姐姐都上学了,我也觉得上学应该好玩儿,就近从奶奶家搬条板凳就坐教室了,老师赶不走就把我放一年级堆里留下了。现在说应该算是旁听吧,上二年级的时候,老师给我发一年级的书,说今年正式上一年级吧。我双手紧紧背在后面,死活不接老师递过来的书。晚上老师去和我父亲说也拿我没办法,就这样我顺利地上了二年级。所以当时同一年级的学生年龄差两三岁的很平常,差三四岁四五岁的也不稀罕。



小学一年级学到“天”这个字的时候发生的有趣事至今难忘。

前面说老师是右玉人,声母“t”和“q”遇到韵母“ian”和“ie”的时候,他们的发音中就没有了“t”,全部用“q”代替。比如:铁锅(tie guo)、添加(tian  jia)、蓝天(lan  tian),他们的发音就是:且锅、千加、蓝千。


老师在黑板上大大地写了个“天”,后面大大地写了它的拼音“tian”,然后领读:t i  a n  千,下面的我们每每一读就是:ti  a n  天,几次跟读老师都说不对,我们不得要领,几次都不能令老师满意。双方都急,老师急得满头大汗,我们急得小心翼翼,果然不一会儿老师发脾气了,孺子不可教!来,一个人一个人来跟读,不对的打板子!我们始终是一头雾水,怎么跟读都是t i a n  天,可想而知,每个人手上的板子都挨了不少。几乎是一个下午,老师教的毫无成就感,似乎板子也打累了,颓废地坐在了椅子上。就在我们小心翼翼的沉默间,突然,我们一年级一个九岁的孩子咂摸出了什么,恍然大悟地举手大声说,老师,我会读了,t i a n   -------,他把“千”的音加重了然后拖的长长长长的。说也奇怪,我们突然之间都像得到了灵感,异口同声地跟读起来:t i a n   -------。老师也立刻恢复了活力,精神抖擞地站起来说,来,同学们,既然会读了,下面组词,然后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蓝天白云。跟读:蓝         云……


那个下午,蓝千白云的声音异常嘹亮地飘荡在我们教室上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醉樵夫牧歌  ,  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黄中人 ,  现居北京 。


该作者往期文章:记忆一角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