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在哈尔滨消失的70多样东西,每一样都让人泪奔……

玩转哈尔滨 2020-08-05 14:25:44

在这座飞速发展的城市

总有些消失的东西值得我们铭记...


哈尔滨这座城市在飞速的发展着

从群力、哈西的开发

从地铁到新机场的改建

生活质量在一步步提高的时候

有些装满回忆的东西却永远消失了...


已经消失的这些地标


-第一百货商店-



第一百货商店,是哈尔滨人逛街购物必去的地方。里面卖的货品,虽然不及现在的哈一百多,但在那个年代已经可以满足哈尔滨人的需要了,那个时候逛的不是街,而是情怀。现在改造了,但第一百货商店其实消失了······


-老哈站-



50年代末,老哈站被拆除,重建的哈尔滨火车站,两端配楼建好以后,无力建设主楼,成就了所谓哈尔滨“四大怪”之一,火车站,两边盖。如今哈站改造将重现欧式风情的老站,希望能恢复吧,不过有的却永远回不来了。


-圣尼古拉大教堂-



哈尔滨圣·尼古拉教堂,亦称“中央寺院”,俗称“喇嘛台”,原址位于哈尔滨市秦家岗中心广场,即现在的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博广场。教堂建于1900年,1966年被毁,成为哈尔滨的痛。


-霁虹桥-



这是一座比爷爷奶奶年纪都大的桥,一个连接哈尔滨道里、南岗两区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节点,更连接着哈尔滨人对于城市的共同记忆与情感!如今原霁虹桥将会被拆除内部结构,原址建新桥,其外部装饰将装到桥面宽28米的新桥上……可老哈尔滨人总担心难以恢复原汁原味的霁虹桥了……


-红星电影院-



红星大戏院即当年的红星电影院,更早些时候,它的名字叫慈光电影院。是当年哈埠道外区最大的影院,也是中国第一家为慈善事业所修建的电影院。11月5日,道外红星电影院被一场大火烧成残垣断壁,已经完全被烧毁,过火面积在1000平米左右。大剧院内堆放有一些桌椅以及原大剧院一些物资。


-松光电影院-



在道外区北三道街,有一家老电影院——松光电影院,它的前身为1943年建立的大国光电影院,在这里曾活跃着一只名为“老乡剧团”的进步剧团,据称还是哈尔滨最早的私人文艺团体。1950年易名为松光电影院。而如今,松光电影院要拆迁了。


-道外同记商场-



同记商场,当年和南岗秋林商场齐名,许多从外地专程来的顾客从哈尔滨站下火车就换乘6线有轨电车直奔道外同记商场购物。同记商场那几面哈哈镜,小时候怎么玩都不腻,到现在还记得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那种发自心底的笑!


-福泰绸缎商店-


以前富裕点的家庭都会到绸缎商店选上好的绸缎来裁新衣,这家绸缎店在当时是比较出名的。


-中东铁路百年气象台-



这个气象台始建于1902年,气势宏伟,当年在这座建筑物顶层可以远眺松花江。它独特的设计结构,是中东铁路老建筑中仅有的。2006年被拆除!

-电力大厦围墙-



哈尔滨市南岗原电力大厦前“新艺术风格围墙”是哈尔滨历史保护建筑,曾被网友称为“哈尔滨最美围墙”。


-道里市场饭店-



1970年代,道里市场饭店是道里国营饭店八大中心店之一。1988年3月道里市场拆除改建,道里市场饭店随之停业。1990年10月12日,哈尔滨市大酒家开业,原道里市场饭店300人成为其职工。


-国营第一饭店-



国营第一饭店,开业于1954年9月13日,开始名为道外国营第一食堂,也简称为国营食堂,是在当时的信托公司客商食堂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店址在景阳街168号。 1987年国营第一饭店改建为丁香大厦,哈尔滨历史上第一家国营饭店因此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环城银行-



1930年9月由中东铁路俄籍职员集资在哈尔滨创办。资本金包括会员538人缴纳的会费,共合哈大洋57142元。只办理存款和放款业务,往来户必须是会员。1942年3月并入滨江实业银行。


-天马广告社-



天马广告社旧址是哈尔滨现存为数不多的红色革命遗址,其中部分楼梯早就已经拆除了,让人看着很难过。


-老院子-



哈尔滨这些房子差不多都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近些年改造居住环境,已经拆迁新建了好多小区。老房子已经越来越少,一些古老的建筑,一些具有独特风格的住宅和院落,已经开始慢慢的在消失。


-布拉格维音斯卡娅教堂-



也叫作圣母报喜教堂,是为了纪念贞女玛丽亚借圣灵受孕而生耶稣的一座教堂,被称为远东地区最宏伟、最壮丽的教堂。旧址现位于友谊路近中央大街,凯莱酒店的隔壁。1970年被拆毁。


-日升恒百货店-



百货店里什么东西都有得卖,国产的进口的,这里都有销售,算是那个时期的标志性商店了。


-三八饭店-



老三八饭店,1958年在公私合营德发园的基础上,成立了全部是女职工的国营三八饭店。因全部是女职工,所以改名三八饭店。1959年周恩来总理来到三八饭店视察,还特别赞赏了这饺子机的发明。2006年彻底倒闭,正式退出江湖。


那些已经消失了的美味


-糖果-



同记大罗香糖果工厂生产的永年牌小人糖曾畅销哈埠,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尤其是儿童,每经过同记商场门前便会拉着父母进店,原来店内各售货部均备有小人糖,凡进店顾客带来的小孩,均可获赠2块。哈尔滨秋林食品厂的大虾糖,哈尔滨市面上的许多夹心酥糖都是这一产品工艺的继承和发展。


-老冰棍-



江边卖冰棍的,粉色小桶挺眼熟的。


-岳阳楼桃馒头-



哈尔滨岳阳楼原创的特色面食,曾经声振南北,闻名全国。1956年,上海市饮食服务公司派参观团到哈尔滨,专门学习风味食品桃馒头的制法,将桃馒头传到了南方。


-王老五馅饼-



王老五馅饼,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哈尔滨的名小吃,尤其在道外南市场一带非常有名。


-景阳缸炉烧饼-



景阳缸炉烧饼店的缸炉烧饼出现在1979年,是当时哈尔滨市仅此一家的特殊风味食品。内有肉丁,比火勺略大,每天只生产两炉,卖完为止,供不应求。缸炉烧饼是用大缸做炉子,将烧饼生坯贴在缸壁上烧烤而成,故名。


-凤尾小笼包-



凤尾小笼包是哈尔滨文君酒家独创的精制面食,因形似凤尾而得名,曾经闻名遐迩,在1989年5月,获得商业部在西安举办的全国优质面食大赛上获面食国家最高奖——“金鼎奖”。


-一家春的六味豆腐-



一道能令人43年不忘的名菜,一个哈尔滨广东人的不朽味道。哈尔滨一代粤菜大师周士硕拿手名菜之一,用料精细繁多,操作复杂,堪称珍味。


-汉阳饭店大冷面-



汉阳饭店,曾经是哈尔滨家喻户晓的一家国营朝鲜族老店,汉阳饭店的大冷面曾是哈尔滨冷面的代名词,在老哈人眼里是实惠又美味的代表。


-宝盛东鸳鸯馅圆笼蒸饺-



起源于老道外的哈尔滨著名小吃,与老仁义蒸饺、范记永三鲜饺子齐名。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哈尔滨老饕们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肚子里空不空,不能错过宝盛东”。意思是说,不管你肚子饱不饱,宝盛东的圆笼鸳鸯蒸饺是不能不吃的。


已经(正在)消失的职业


-钟表维修师傅-



拯救时光绝对是个技术活,钟表师傅拿着个小镊子将手表“分尸”,然后又神奇地装上。虽然修表师傅现在还会出现在一些小街小巷里,可惜的是,这一行当却逐渐衰落。


-剃头匠-



一把剪刀、推子、梳子、刮刀,在巷子里弄一张椅子就开起了发廊,剪头发只要几块钱。那个时候剪头发真的就只是剪头发,而现在的洗剪吹没有大几百还出不来。现在这一类的老式理发在一些小巷子还是可以找到的。


-补锅师傅-



补锅以前是街道手工作坊的一门职业,按锅的品种来决定工程的不同。有专门补铁锅的,有专门补搪瓷器皿的,也有专门补铝锅水壶的。


-磨刀 、磨铰剪-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把刀用到生锈就磨,当年磨刀这个行当的生意相当红火。如今,时过境迁,不行了?换换换!磨刀匠慢慢从我们的视线消失了,这种老行当也面临着失传的尴尬。


-捏面人-



在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捏面人的手艺人,背着个小木箱,挑着挑担,现捏现卖。各色面泥、刮子、竹签、梳子、剪刀这就是老手艺人走江湖捏面人的全部家当。如今走街串巷捏面人的挑担已经很少见...


-箍筒匠-




箍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行当,一张刨凳、一柄斧子、一个扒箍、一把锤子,在箍桶匠的手中把弄着,便成就了我们生活必需品。


-打称匠-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钉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


-打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打铁匠的真实写照。一个铁砧,几杆铁锤,几把铁剪,外带风箱和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修钢笔-




旧时的人们崇尚节俭。钢笔坏了能修则修,修钢笔大都“立等可取”。当换完笔尖、笔杆和皮胆,一支被损坏的钢笔就获得“新生”了。如今计算机的普及和笔业的发达,钢笔逐渐被代替,修钢笔就自然地被社会淘汰了。


-公车售票员-




小时候觉得售票员阿姨撕票的动作很酷,现在自助买票也让公车上这一职业不复存在。


-粮店店员-




以前,每月每家每户按人头凭票购买油粮。家里偶然翻出一两张粮票会觉得捡到宝贝啦。


-磨剪子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噢……”这句吆喝应该许多小伙伴们都听过吧。记得以前每当这个吆喝声出现,大人总会把家里用钝的剪刀和菜刀请磨刀匠打磨一番。


-打米花啦-



“嘭”!一声脆响,米花四溅。小时候谁没见过,谁没吃过?如今老式的爆米花机已越来越难见到,要想吃到正宗的老式爆米花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修雨伞-




现在家里有伞坏了,大多也只好扔了买新的。而从前,修伞匠在哈尔滨还是一个挺热门的行当,只是现在却开始慢慢消失。哈尔滨少有的修伞师傅,也感叹这门手艺怕是要失传了。


已经消失的老物件


-东北大柜-



东北大柜,每家都有,就是颜色不一样,有图片红色上面雕满花纹和图案的,还有黄颜色的,有的放在炕上,有的放在地上。


-炕柜-




早晨起床可把被褥放在里面,还能放些衣服、杂物,炕上显得很利索,放上炕桌吃饭喝茶更宽敞了。


-针线框-



很多老人都放在炕头上,放置杂物,做针线活,这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


-老式灶台-



这种灶台大部分是烧柴的,最左边的是风箱,专门用来催火。现在很多农村都改成带烟囱的炉子了。柴火饭什么的最香了!


-氽子-


氽子(cuān zi) 这是以前家里常用的一种烧水工具,可以直接进火,压火,总之用他烧成的水,泡茶那叫一个好喝!


-压水井-



压水井是引水的工具,井头是出水口,后粗前细,压手柄经常会磨的很亮!小时候觉得就这么压一压水就能源源不断的涌上来,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现在不常能看到了!


-小炕桌-



小炕桌是八十年代前东北农村中最普通的家具,桌子的大小根据家里的人口多少而做,现在有多少人家里还有的?


-风匣-



那时候没电,也没鼓风机,煽风点火,全靠它了。


-水晶牌保温瓶-




每次拿都是小心翼翼的,小时候觉得样子可美了!


-手电筒-




装两节电池,就可以用很久,早上用它照着路去上学,晚上用它偷偷在被窝里看小说,现在大家都改用手机了。


-磁带-




也许你跟我一样,早已习惯用手机听歌,但是我相信,在你家的某个角落,一定躺着几盘舍不得扔掉的磁带。


-脸盆架-




旧式木质洗脸架,上面搭毛巾,下面可以放好几个盆子一家人围在一起洗脸、说话,很温馨的回忆呢!


-搓衣板-




那个时候的搓衣板真的是用来洗衣服的,现在动不动就拿来跪,但是很多家庭已经没有这个东西了。


-老式钟摆-




90年代,在家里放这样一个摆钟很流行,像大户人家一样,现在人人有手机,也不需要钟表了。


-蜂窝煤-




蜂窝煤、煤炉、小火钳……还记得小时候把刚做好的煤炭弄个稀烂,然后被妈妈打。


-木箱子-




纯实木的很结实,咱奶奶的嫁妆,一直觉得里面装着宝贝。


已经(正在)消失的这些匠人


捏糖人匠人


捏面人匠人


三轮车夫


淘碟摊


小人书摊


已经消失的这些味道


米花


咪咪


拉丝糖


口红糖


小当家干脆面


猪宝贝


钻石糖


大大卷


西瓜泡泡糖


无花果


汾煌雪梅


酸梅粉


华华丹


大舌头冰淇淋


娃娃头雪糕


还有很多正在消失的东西..


诸如此类的变化哈尔滨有很多

可是时间一去不复返

过去只能停留在照片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而哈尔滨人

一辈子,只有一个家乡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

在它们完全消失之前

发出来让更多人看到....

精彩推荐

圣索菲亚大教堂中央大街

普罗旺斯薰衣草庄园

金河公园音乐喷泉波塞冬沙滩水世界

群力湿地公园儿童小火车

俄罗斯风情小镇  | 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关东古巷  |  音乐长廊 | 群力健康生态园

READ MORE

来源:哈尔滨派、网络等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合作、投稿联系qq/wx:670832691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