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教授观点 | 陈劲: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迈进

清华管理评论 2018-06-21 17:36:05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对于我国制造业而言,要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必须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的步伐,大力发展智能制造,不断培育制造业竞争新优势。


一、 全球价值链的未来演进趋势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进入大调整、大重组、大变革时期。目前,国际贸易和投资总体复苏乏力,世界经济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全球价值链也面临着重大调整和变革。但无需置疑,全球价值链仍将是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根本源动力。在全球化、信息化和科技革命推动下,全球价值链的链条将越来越长,分布越来越广泛,碎片化和精细化趋势也将日益显著。全球价值链将向以下几个方面演进:(1)全球价值链引领世界资源深度整合,各国之间的联系将会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紧密。(2)跨国公司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主导地位将相对弱化,众包、众筹和创客的革命正推动个体和大众在全球价值链的各个环节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中小微企业将在部分领域成为重要的产品或服务生产和贸易的主体。(3)伴随着经济全球化从全球制造向全球服务的延伸,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对全球价值链的主导作用将持续加深,服务在制造业价值链中的地位将会更加凸显。(4)全球价值链将促使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形成相互合作、相互竞争的关系。(5)全球价值链的治理将成为国际合作的焦点,会有越来越多的多边框架和国家规则来解决相关的海关、跨境物流、跨境支付等问题。

二、我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格局中的地位

对外开放40年以来,我国积极融入全球价值链、参与国际分工,获得了巨大的开放红利,走出了一条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的成功之路。伴随着对外开放进程的加快,我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水平显著提高,在有效推动经济增长、结构升级、效率提升、技术进步的同时,促进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伴随着“中国制造”“世界工厂”的声名鹊起,我国基础设施和工业化程度得到了巨大提高,但“中国制造”从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投入产出等方面都与发达国家存在着不小差距,在产业创新能力、关键核心技术、高技能人才比例、软环境等方面也面临诸多不足和短板,这使得我国制造业长期受困于“微笑曲线”低附加值的中底部区域,不仅制约了我国对外开放质量和效益的进一步提升,限制了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的积极作用,而且不利于稳步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三、衡量进入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主要标准

衡量一个产业是否处于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主要关注以下几点:


一是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和关键核心技术。翻开近代发展历史可以发现,谁掌握了自主知识产权和关键核心技术,谁就能成为世界强国。18世纪后半期,英国发明了蒸汽机,成为当时的世界强国;19世纪美国发展了电力,20世纪又开发了原子能和计算机,美国站在了世界强国之巅。历史告诉我们,自主知识产权和关键核心技术影响着社会的发展,也成为国家之间较量的利器。我国要实现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的重大转变,唯有自主创新,推动“科技强”促进“产业强”,进而成就“经济强”的发展路径。


二是占据中高附加值环节。从全球价值链的“微笑曲线”来看,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产业链两端的研发设计和销售服务上,处于中间的生产制造环节附加值最低。对于企业而言,只有具备了产业高端研发技术、人才和完备的销售服务体系,才有可能在整体产业链中占据核心地位。近年来,国内企业已关注生产模式转型问题。一些制造龙头企业开始实施从提供单纯产品向整体解决方案的转变,通过增加产品的附加服务价值,争夺更多市场份额和企业盈利,例如海尔集团、上汽集团、三一重工等。


三是拥有高质量和自主品牌产品。世界上制造业发达的国家无不拥有着令其感到骄傲、自豪的品牌,如美国的苹果、福特,德国的奔驰、博世,韩国的三星、LG等。我国在经过制造业长期发展之后,已有一批制造业品牌扬帆出海,成为国际市场上的“中国名片”。华为、海尔、联想、格力、比亚迪等,通过加强研发力度,引进优秀人才等措施,已成为拥有独立品牌和自主创新能力的新型高科技企业。《中国制造2025》明确提出要实现制造业质量大幅提升,鼓励企业追求卓越品质,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名牌产品,不断提升企业品牌价值和中国制造整体形象。


四、中国制造如何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区域

当前,全球制造业已进入更多维度、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全方位竞争阶段,我国产业迈向中高端面临“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在中低端领域,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低成本、低价格竞争日趋激烈;在中高端领域,发达国家牢牢把控重点行业和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以品牌质量稳占竞争高地,并在创新设计、关键技术创新、国际标准制定等方面掌握着话语权。我国制造业要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必须瞄准国际标准提高研发设计、销售服务水平。


一是实现国内价值链与全球价值链的高效对接。国内价值链是由本土企业主导,基于国内市场需求发育而成,通过优化国内流通和服务,逐步进入区域或全球市场的价值链分工体系。构建国内价值链可以为拓展全球价值链提供重要支撑,参与全球价值链也可以为国内价值链优化提供重要动力。两者相互联系,相互促进。


二是逐步向全球价值链“微笑曲线”两端延伸。价值最丰厚的区域集中在价值链的两端,即研发设计和销售服务。没有研发设计能力就只能做代工,赚一点辛苦钱;没有销售服务能力,再好的产品周期过了也只能作废品处理。因此,要引导制造业进入研发设计、销售服务等高附加值环节,最大限度激发其创新积极性,实现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跨越。


三是引导重要产业优化全球价值链布局。目前,生态环境、资源和成本、汇率等问题日益突出,“中国制造”单纯依靠低成本、低价格竞争已难以为继,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要优化产业价值链全球布局,积极参与全球资源深度整合,提升核心竞争力,更多嵌入高端环节,顺应全球制造-服务革命趋势,最终实现中国制造向全球价值链高端的跃升。


四是推进产品制造向精品制造转变。近年来,中国刮起抢购马桶盖、电饭煲等“海淘热”,让“中国制造”陷入尴尬境地。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必须以细节锻造品质,树立质量为先、信誉至上的经营理念,推进品质革命和品牌建设。要培育一批有特色、有价值、有底蕴的“中国品牌”,以品牌建设引领产业迈向中高端,提升“中国制造”的附加值和竞争力。


我们坚信,随着“中国制造”升级成为“中国智造”,产品制造转变为精品制造,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必将稳步提升,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也必将迎来更多“中国元素”。


作者简介

陈劲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陈劲教授主要从事技术创新管理、知识管理、管理学领域的研究与教学工作,第三代管理学的开拓者,2017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杰出贡献奖获得者,被美国Entovation公司选为全球知识创新100人。


陈劲教授是教育部科技委管理学部委员。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novation Studies主编;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Studies主编;《清华管理评论》执行主编;《创新与创业管理》《创新与演化经济学评论》《科学与管理》主编;《技术与创新管理》特约主编;《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管理工程学报》,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 (SSCI),Engineering Management Review副主编(EI期刊)。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藤影荷声


《清华管理评论》

订阅

全年

¥416

立即订阅

新刊

¥38

立即订阅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优惠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