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难以再现的声音

客家人杂志 2018-06-21 21:09:34

“补—锅—哦—”这是我小时候听到的声音。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很多人家里都有大锅(生铁铸造),日常煮粥、煮番薯、炒菜、烧水,过节煮饭、炊粿,过年(春节)蒸甜粿(年糕)等都用它。因经常使用,锅会磨损破孔,需要修补,于是就有一项手艺——补锅出现。




来村里补锅的师傅是客家人,40多岁,因风吹日晒,人长得黑。师傅每次到我们村后,将担子放在一个地方,就到各条巷,拉开那男中音:“补—锅—哦—”,听到声音,一些需要补锅的将锅扛出来。师傅看看后,将锅拿走,锅大,没有“耳”不能提,两只手抓住锅边,再举到头上,像举着雨伞,有时将两三个叠在一起。师傅就这样到各条巷喊“补—锅—哦—”,上门收锅。




将需要补的锅放下后,师傅开始干活了。首先是起火,有一个炉是连着炉柜(风箱)的,师傅一个人来,就叫村里那个只有一条腿的人拉风箱,走时给工钱。炉底先放一些甘蔗渣,点上火,再放下煤块,风箱一拉一拉,发出“哗哗哗”的声音,那些煤从黑变红,师傅将一个像鸭蛋一样的陶制容器放在炉中间,再将一片片“锅生(生铁)”投进去,随着热度越来越高,那些“锅生”熔化,变成红红的液体(铁水)。




师傅用一支小工具在锅的小孔边刮刮敲敲,去污除锈和清除周边烂铁,有的孔太小,还会将它刮大。补时的具体操作是,将锅架空在几块砖上,用一支夹在铁钳的“勺仔”往炉里舀上熔化滚烫的“铁水”,放在左手一块上面铺着“火灰(谷壳烧后的灰)”的布上(铁水多少视小孔大小而定),然后从锅下面对准小孔(洞)塞上来,与此同时,右手拿出特制的布团用力一按,发出“嗞”的声音,再抹平,之后用黄泥水一抹,让其冷却牢固,这就是补孔的环节。




小的孔(洞)用一颗铁水珠就够了,如漏洞较大,要一次次反复地用铁水珠连接,直到补满整个破洞为止。有些破的面积太大,就用旧锅(师傅带来的)取出一块比破地方略小的锅生,然后像补小孔那样连着。

锅补好后还要检查。师傅将铁锅对着阳光,看有没有光线透过,或用水放进锅内,看水不会渗到锅背。

有的锅用得久不能再用,就改为锅盖。师傅在锅的下端,打两个孔,装上两个“耳”,用熔化的“锅生”粘合,装上一条半圆形铁线,作为拿上拿下的拉手。

锅补好后,师傅放在自制的“担子”(底部一个竹环系上四条麻索,两个分两头,把锅一个一个叠上)一一上门送还,顺便拿工钱或收些豆米等。




如今,随着社会发展生活改善,农村人有了煤气炉、电饭锅、高压锅、热水器等,大部分家里已没有大锅。“补锅”这传统的手艺渐渐消失,“补—锅—哦—”这声音再没有出现,只留在年龄大的人记忆之中。




网编:秋月

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