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浅游青铜器之乡——宝鸡(下)

零星小雪的日志 2020-07-31 14:25:03

2016年8月20日,宝鸡第二天,早饭后去往国家4A级旅游景区——中华石鼓园。石鼓园坐落在宝鸡市石鼓山上,东临茵香河,南靠秦岭主峰鸡峰山,西望市区,北瞰渭河,是融遗址保护、青铜器展览、石鼓文化展示、园林观光、考古研究和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文化生态公园。园内有两大宝鸡地标性建筑,一个是石鼓阁,一个是中国青铜器博物院,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来参观中国青铜器博物院的。

9点进入石鼓园,远远地看到了高耸入云的石鼓阁,阁高56.9米,建筑面积7200平方米,仿秦汉高台门阙的建筑风格,采用外五内九的层级设置,气势雄伟,喻示着周秦文明在中华民族史上九五之尊的崇高地位,堪称西北第一阁。

然而不巧的是石鼓阁近期不开门,不能参观,这可是个遗憾啊。不能登临阁顶远眺秦岭的巍峨和渭水的壮观还只是小遗憾,大遗憾是不能参观阁内陈列的石鼓山出土的被康有为誉为“中华第一古物”的石鼓仿制品(原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石鼓馆,据说石鼓馆2015年3月份起暂停开放了,我说么15年7月份去故宫珍宝馆没见)和石鼓研究资料,石鼓共十枚,高约二尺,径约三尺,唐初发现于宝鸡市凤翔县。下图为石鼓复制品,是我在2017年1月30日即农历丁酉年大年初三参观陕西历史博物馆时拍的。

每枚石鼓上刻有四言诗一首,十首诗共计七百一十八字,称为石鼓文,是我国最古老的石刻文字,字体在西周金文与秦代小篆之间,一般称为“大篆”。下图也是我在陕西历史博物馆拍的,我第一眼看到石鼓文的时候,一个劲地对身旁的老公说:“太漂亮了!太漂亮了!”石鼓文字行方正、大方,横竖折笔之处,圆中寓方,转折处竖画内收而下行时逐步向下舒展,其势风骨嶙峋又楚楚风致,古茂雄秀,冠绝古今,被历代书家视为习篆书的重要范本,故有“书家第一法则”之称誉,其刻于秦前还是秦后,考古界尚无定论。2013年1月1日《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推出秦石鼓文是中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


石鼓阁不能参观,向中国青铜器博物院转战。园中植被苍郁,小路幽静,有一段用卵石铺的兽纹,与博物馆的环境很相配。

9点半,来到中国青铜器博物院,五层的主体建筑,在造型上把石鼓与铜镜巧妙地结合起来,以石鼓为基座,以铜镜为顶面,饰以典型的西周凤鸟纹,其用意旨在突出周秦之风、金石之韵。在石鼓山巅,这面巨大的铜镜迎接每一天第一缕曙光。

博物院仅三楼主展厅面积就达4000多平方米,主题陈列为“青铜铸文明”,分为“青铜器之乡”、“周礼之邦”、“帝国之路”、“智慧之光”四部分。

第一展厅——青铜器之乡

宝鸡自古就是人类活动的理想场所,也是古代文化交流融合的主要通道。3000年前,周人来到这里,滚滚紫烟升腾在周原大地,一条条铜锡合金的巨流,浇铸出大量的青铜器。因而自汉代以来,青铜器不断在宝鸡出土,其数量之巨、精品之多、铭刻内容之重要,均居全国之首。曾被誉为晚清四大国宝的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盘、散氏盘,就出自宝鸡这片神奇而古老的土地。

毛公鼎,西周宣王时期(公元前827——782年)毛公所铸青铜器,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出土于宝鸡岐山县。通高53.8厘米,口径47.9厘米,圆形,二立耳,深腹外鼓,三蹄足,口沿饰环带状的重纹环,造型端庄稳重。毛公鼎的高度与重量与其它殷商时期的巨大青铜器区别很大,但毛公鼎上刻的铭文却是当今出土的7000多件铭文青铜器中最多的,有32行,499字,记载了毛公衷心向周宣王为国献策之事,被誉为“抵得一篇尚书”。其书法乃成熟的西周金文风格,奇逸飞动,气象浑穆,笔意圆劲茂隽,结体方长,是研究西周晚期政治史的重要史料。此件为复制品,原件现藏于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放在商周青铜展厅最醒目的位置,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之一。

大盂鼎,西周康王时期(公元前1020——996年)青铜礼器,因作器者是康王时大臣名盂者而得名,清道光初年(1849年)出土于宝鸡市眉县。鼎高102.1厘米,口径78.4厘米,重153.5千克,鼎身为立耳,圆腹,三柱足,腹下略鼓,口沿下饰以饕餮纹带,三足上饰以兽面纹,并饰以扉棱,下加两道弦纹,造型端庄稳重,浑厚雄伟,典丽堂皇,是现存西周青铜器中的大型器,为世间瑰宝。鼎内壁铸有铭文19行,291字,记载了周康王在宗周训诰盂之事。其书法体势严谨,字形、布局都十分质朴平实,用笔方圆兼备,具有端严凝重的艺术效果,以书法成就而言,大盂鼎在成康时代当居首位,是西周早期金文书法的代表作,其铭文内容是研究周代分封制和周王与臣属关系的重要史料。此件为复制品,原件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虢季子白盘,西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5年)虢国季氏子白为纪念受到周王褒奖而作,清道光年间出土于宝鸡虢川司。盘长137.2厘米,宽86.5厘米,高39.5厘米,重215.3千克,圆角长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四壁各有两只衔环兽首耳,口沿饰一圈窃曲纹,下为波带纹,是目前所见商周时期最大的水器。盘内底部铸铭文8行111字,记述虢国的子白奉命出战,荣立战功,周王为其设宴庆功,并赐弓马之物以资勉励。铭文篇幅工整,语言洗练,文辞优美,字体端庄,是金文中的书家法本,铭文内容是研究西周晚期政治文化的重要史料。此件为复制品,原件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12年带琦琦参观国博时见过原件,当时就认为是个大浴缸。

散氏盘,西周宣王时期(公元前827——782年)所铸,因铭文中有“散氏”字样而得名,清乾隆初年出土于宝鸡市凤翔县。盘高20.6厘米,口径54.6厘米,腹深9.8厘米,圆形,浅腹,双附耳,高圈足,腹饰夔纹,圈足饰兽面纹,满器施饰,庄重华丽。盘内底铸有铭文19行,357字,记述的是夨人付给散氏田地之事,而两国之田界契约内容便镌刻于盘内,成为宗邦重器,是研究西周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字体为金文草篆,浑朴雄伟,豪放质朴,敦厚圆润,有金文之凝重,也有草书之流畅,开“草篆”之端。此件为复制品,原件现藏于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第二展厅——周礼之邦

我们喜欢把自己的国家叫做礼仪之邦,而这个礼仪就来源于3000年前施行于宝鸡的周礼。治国不以礼,犾无耜而耕也,这是周人对礼的理解,也是周人不断探索和实践的宗旨。因而礼仪存在于周人生活的每一个时间和空间。作为凝结当时最先进技术的青铜器,也自然成为礼的载体。宝鸡出土的一组组青铜器,无一不折射出礼的光辉,透露出仪的秩序;而青铜器上的铭文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对祖先的尊重和对自己民族历史的珍爱。第二展厅主要以对周礼的追溯和阐释为线索,重点展现厉王胡簋,解读一个民族情结的缘起;通过对墙盘的解读,以及相关文物的配套陈列,追颂西周文、武、成、康、昭、穆六王的文治武功;以国宝重器何尊作为本单元的收官之作,重点呈现“营建洛邑,宅兹中国”的铭文特写,追溯“中国”二字的由来,整个展厅描绘了一幅兴于周朝礼制下的辉煌盛世。

厉王胡簋,铸于周厉王十二年(公元前867年),是厉王为祭祀先祖而铸,1978年出土于宝鸡市扶风县。通高59厘米,口径43厘米,腹深23厘米,重60千克,侈口宽体,鼓腹,圈足,大龙耳高耸,下附方座,上圆下方,象征“天圆地方”,上面像石鼓,下面若平台。腹及方座饰直棱纹,方座四角饰兽面纹,形体魁伟,稳重大方,是迄今出土的最大的西周青铜簋。内底有铭文12行,124字,是周厉王为祭祀先王而作的一篇祝词。簋相当于现代的碗,是西周时期重要的礼器之一,与西周礼器的核心铜鼎配合使用,在祭祀与宴会场合,簋与鼎的多寡与组合形式显示着不同地位和身份,一般是四簋五鼎,六簋七鼎,八簋九鼎。(忘了拍照了,下图为网络截图)

墙盘,铸于西周共王时期,是西周微氏家族中一位名叫墙的人为纪念先祖而作,1976年出土于宝鸡市扶风县。通高16.8厘米,口径47.2厘米,重12.5千克,盘腹外附双耳,腹和圈足分别饰凤纹和兽体卷曲纹,器形宏大,制造精良。盘内底部铸有铭文18行,284字,记述西周文、武、成、康、昭、穆六王的重要史迹以及作器者的家世,其记述的周王政绩与司马迁的《史记·周本纪》中的内容非常吻合。字体为西周时期标准字体,字形整齐划一,笔式流畅,是不可多得的书法佳作。墙盘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何尊,铸于西周早期,一名何姓贵族所作的祭器,1965年出土于宝鸡市陈仓区贾村镇。高38.8厘米,口径28.8厘米,重14.5千克,口圆体方,通体有四道镂空的大扉棱装饰,颈部饰有蚕纹图案,口沿下饰有蕉叶纹,整个尊体以雷纹为底,高浮雕处则为卷角饕餮纹,圈足处也饰有饕餮纹,工艺精美,造型雄奇。铜尊内胆底部有铭文12行,122字,记述的是成王继承武王遗志,营建东都之事,其中“宅兹中国”(大意为我要住在天下的中央地区)为“中国”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何尊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国家一级文物。

第三展厅——帝国之路

本单元以周王室的衰败和东迁为背景,以秦帝国的崛起之路为线索,展现出曲折流转的历史脉络。秦公镈是这间展厅的主角。镈是大型单个打击乐器,与编钟、罄组合使用,形体特大的镈用以指挥乐队,节奏性强,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常用于贵族在祭祀或宴飨等礼仪场合。

秦公镈,春秋时期秦武公祭祀祖先的礼器,1978年出土于宝鸡市陈仓区,共3件。通高75.1厘米,重62.5千克,鼓部齐平,中起四道飞棱,侧旁的两道飞棱形状是九条蟠曲的飞龙,前后两道则是五条飞龙和一只凤鸟,舞部各有一龙一凤,背对背,向后回首,镈身上下各有一条带状花纹,由变形的蝉纹与窃曲纹组成,造型别致,形体宏大,铸造精美。镈的环形带状部位有铭文135字,铭文中提到了秦襄公、秦文公、秦静公、秦宪公四代世系,着重讲了秦襄公被赏宅受国之事,对研究秦代先祖的历史极为重要,也有助于了解春秋早期秦地的青铜铸冶技术及音乐文化。其文字较舒展,字法流美遒宛,是学习大篆的上佳作品。秦公镈为国家一级文物。

与秦公镈一起出土的还有5件秦公钟,大小不等,角上饰四条小龙,干带上有四组变形雷纹,腹部饰兽目单连纹,鼓部饰卷龙纹。

第四展厅——智慧之光

本单元从器物图文展陈、电子互动桌面、作坊体验等多层面、多角度诠释了青铜器从制模翻范到铸造成器的完整工艺。重点展示了国宝折觥,展现出青铜器造型及纹饰的独特艺术神韵,突出了青铜文化的艺术特色。

折觥,西周昭王时的盛酒器,因器物主人名折而得名,1976年出土于宝鸡市扶风县。通高28.7厘米,腹深12.5厘米,重9.1千克,觥体呈长方形,分为盖与器身两部分,盖的头端呈昂起的兽形,高鼻鼓目,两齿外露,长有两只巨大的曲角,器身曲口宽流,鼓腹,酷似一只肥硕的绵羊。整个器物造型精美,纹饰设计独特,由十几种动物组合而成,花纹富丽堂皇。铭文铸在盖内,器身上的铭文铸在内底部,器、盖同铭,共计6行40字。折觥是国宝重器之一。

除了上述四个展厅,中国青铜器博物院还有《陶语诉春秋——古代陶瓷与文化生活展》、《对镜贴花黄——古代铜镜与时尚生活展》等临时性展览,粗略看了看。

下午1点出了博物馆,本想在外面吃点东西继续参观,可怎么也找不到卖饭的地儿,看着手机地图上饭店就在跟前,却转来转去找不着,本来还不怎么饿,结果找饭店找饿了,拣个荫凉地方把包里的一点零食吃了继续找,还是找不着,没办法,回酒店吃吧,中国青铜器博物院就参观到这儿了。

傍晚7点,我们来到宝鸡站,准备乘火车去兰州。一进火车站,一股夹带着人汗味的热浪铺天盖地而来,惹得自己身上的汗也控制不住往外流,简直就是蒸笼,而且不光热,还呼吸不畅,体质不好随时都有窒息的危险。这是热,再一个就是满,旅客占满了每个角落,包括所有的通道和楼梯台阶,行李随处堆放,铺盖卷、锅碗瓢盆等什么都有,所以看过一眼之后就不便再看了,目力所及之处,光着膀子的男人、给小孩喂奶的女人、躺在行李堆上睡觉的老人、吱哇乱叫的孩子比比皆是,真的只能看一眼,看多了,心里不光酸,而且堵。

好在等待的时间并不长,8点10分,火车开动,明早醒来就到兰州了。算算我在宝鸡的时间,连睡觉在内一共30个小时,这30个小时跨越时空的专访,给我的感觉与以往去过的其它任何城市都不同,宝鸡这块“厥田上上”的土地,西周兴邦,秦人崛起,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奠定了丰厚的基石,也为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让我重新认识了青铜,它不仅是一种金属,更是一个时代,它标志着人类第一次用自己的智慧改变了矿石的属性,创造出了崭新的世界,也正是这个时代,才有了文明的诞生,国家的兴起,还有对大自然不尽探索能力的提升。这30个小时跨越时空的专访,是一次与二、三千年前的祖先的对话,现在,对话结束。

-END-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