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

【精华赏读】谢林涛精华闪小说五题【第711期~图文1】

天涯知己文字平台 2018-06-21 20:22:00

天涯知己文字平台,

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精品力作的摇篮!


精作赏读


作者简介谢林涛,湖南邵阳人,谋生于深圳。中国闪小说学会会员,邵阳市作协会员。曾获2013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冠军,中国第三届闪小说大赛银奖,全国打工青年读书征文大赛铜奖等奖项。



谢林涛精华闪小说五题


(一)爹的红苕酒


   雨还在下,还在下。


  堆在屋角的红苕,散发出醉人的酒味。


  那是一家五口两个多月的口粮。娘的叹息,一声响过一声。


  剁碎,风一吹,干了,就不会坏。爹呵呵笑着安慰娘。


  爹和娘轮番挥舞菜刀,堆成小山的红苕,在邦邦声里,很快变成指尖大小的颗粒。


  雨还在下,还在下。屋子里的空气潮潮的,能攥出水来。


  屋子太小,剁碎的红苕,还是像小山一样堆在角落。


  酒味越发浓了。娘的叹息,一声响过一声。


  哈,干脆把这些苕米籽用来酿酒吧,喝酒也可以当饭的!


  几天后,已经变质的苕米籽,经过爹一阵折腾,变成了两满坛子红苕酒。娘从来不喝酒,小孩子不能喝酒,那酒,便成了爹一个人的专利。


  家里很快断了粮,爹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终于借到一担稻谷。以后的两个多月,靠了这担稻谷,我们每天才能喝上两顿稀饭。


  爹每顿都要先喝一海碗红苕酒,眯着眼,嘴里滋滋有声,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品着,脸上的表情赛过神仙。等到我们都放下碗筷,爹才最后揭开饭锅,锅里还剩娘特意为他留下的半碗稀饭。


  红苕酒真是好东西,爹也就喝了个把月,身体竟然胖了。我也想喝红苕酒,但爹坚决不肯,一滴也不让我沾。


  身体胖起来的爹,突然有一天晕倒在田里。爹的脚肚子一压一个深窝,好久也恢复不过来。


  娘流着泪,倒掉了爹喝剩下的半坛子红苕酒。娘尝过了,那根本就是水!


 

(二) 回家

 

         门突然开了。门外,一个小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呆呆地看着屋里的我。

  你是?小女孩后退一步,两手张开来,撑住两边的门框。

  呵呵,我是谁?你猜!我一屁股坐在身边的沙发上。

  小女孩骨碌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一会,突然大声喊道,你是爸爸!

  我一弹而起,竖起右手食指,“嘘”了一声。

  我们给妈妈一个惊喜,我笑着轻轻地说。

  小女孩回头看看,然后飞快地跑到我面前,书包往地板上一甩,扑进我怀里。

  爸爸,你怎么才回呢?我都上幼儿园了!

  爸爸……爸爸也想早点回啊,可爸爸要到外面挣钱,让家里过上好日子。

  我不要爸爸挣钱,我要爸爸跟我在一起!小女孩仰起头,用她嫩嫩的手掌抚摸着我滚烫的脸颊。

  我颤抖了一下,闭上眼睛。

  啊……门口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

  妈妈妈妈,爸爸回来了!小女孩像兔子一样蹦出我的怀抱,又使劲拽着我的手,硬把我从沙发上拉起来。我的目光与女人的对撞了一下,又很快弹开。女人扫视着屋子,张开的嘴巴久久没法合拢,身子抖着,脸色苍白。我赶紧跨前两步,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别吓着孩子……

  很晚了,小女孩才听着我的故事甜甜睡去。我把她小心地抱到坐在旁边的女人怀里,起身告辞。

临别,女人告诉我,孩子她爸,还得在监狱里呆几年。他和我一样,也是个小偷。



(三)苦 井


  城乡接合部,一口古井幽深。


  一条数米长的麻绳,拴在一只黑胶桶的两只耳朵上。大力手抓胶桶,桶口朝下,用力砸下去。随即咚地一声,桶与井水纠缠在一起。水波荡漾,桶身慢慢歪斜,很快,井水灌满胶桶的肚子。大力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一声:“起!”装满水的胶桶嗖地一下窜出井口。


  一整天,大力除了吸过几支烟,就是重复打水的动作。大力提出一桶又一桶看起来清清亮亮的井水,泼向四周低洼处。井的水面老大不情愿地一寸寸往下退。


  住在附近上了年纪的女人,三三两两提了衣服或蔬菜到井边来洗。女人们问大力是否掉东西到井里了,大力摇头,不作声,提上来的清亮井水,直接倒进她们带来的桶子里。女人们说谢谢,大力也不理。


  这个大力,今天怎么与这口井过不去?莫不是傻了吧?


  难说啊,听说他的婆娘,几天前跟别的男人那个了,被大力逮个正着。


  唉,窝囊啊,大力一家一直也没通自来水。用这早变了味的井水做饭,烧开水喝……他婆娘能死心踏地跟他一辈子?


  女人们刚一离开井台,就嚼起舌头来。


  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大力打上来的水,越来越浑浊,凭经验判断,井水快干了。大力不再打水,一屁股坐在井台上,点燃烟盒里最后一支香烟。吸完烟,大力从家里扛来一架长梯,下到井底,开始清井底的淤泥。


  淤泥清完,夜已经很深了。回到家里的大力,不吃不喝,像一堆烂泥一样瘫在木板床上。


  明天古井里再次冒上来的井水,还会像几年前那样甘甜吗?



(四)哨音远去


   病床久卧的三爹,这天就像神灵附体,居然能下床走动。


  天色向晚,三爹趁三娘忙着喂猪打狗顾不上照看自己的空档,手拄拐棍,悄悄地挪出房屋的后门。


  连着后门的,是一条两边长满野草,中间若隐若现几块黄色癞疤的小路。顺着小路一直挪下去,三爹时不时用拐棍轻轻点着路边的菜叶,翕动着嘴巴与几块菜地里的萝卜白菜小声地打着招呼。再往前,就是杂草丛生的旧时农田。


  杂草吞噬了三爹的大半截身子。3年前,三爹脚下的这一大块田地,还轮番着生长着温顺的水稻、小麦或油菜。可如今……


  三爹左一眼右一眼,瞅着长势刁蛮的杂草。他突然扔掉拐棍,蹲下身子,抖擞着双手,抓住身边的草茎,要把这些苇草连根拔起。气喘吁吁的三爹折腾了老半天,却只拽断了几片草叶。


  几只不知名的昆虫,在附近唧唧鸣叫。三爹灰暗的眼神,突然有了一闪的亮光。三爹的右手缓缓地从贴身的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油光发亮的褐色陶瓷哨子。三爹久久地凝视着哨子,耳际,昆虫的鸣叫渐渐变成尖锐的哨音。三爹的眼前,许许多多人影在晃动,他们是听到哨音后从四面八方汇拢来的全村劳力。柴刀扫倒荆棘,铁镐挖出顽石,板锄整平土块。一大片荒地,又变成了良田。那沉甸甸金灿灿的稻穗,那青青的麦苗绿绿的油菜,又晃亮了三爹阴郁的眼。


  深夜,三娘打着手电筒找到三爹时,三爹像是睡熟了。那个油光发亮的陶瓷哨子嘴,三爹死死地咬着,三娘使尽力气也没能拔出来。



(五)一条会说人话的狗


   老王头养的一条狗会说人话!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天生好奇的人,就去看现场,嘿,还真有那回事。


  老王头喊:“小黄,过来!”狗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等跑近了,嘴巴一张一翕,含含糊糊地说道:“干嘛啊!”


  老王头又说:“叫爷爷!”那狗摇摇尾巴,果真叫了声“爷爷”。


  奇闻得到印证。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很快传到在城里立足的老王头的儿子王二耳朵里。发大财的机会来了!王二立马请假赶回老家。


  王二前脚迈进家门,后脚跟着进来了一个穿着体面,戴着墨镜的青年男人。墨镜男一看到老王头,开口就问那条会说人话的狗卖不卖。


  “卖?你出价多少?”老王头看着墨镜男,眉头一扬,中气十足地反问道。


  “多高的价也不是问题,当然你得先保证,它确实会说人话。”墨镜男语气坚定,志在必得。


  “嘿嘿,听你的口气,你是富二代,不差钱,是不?一百万你也要?”


  “一百万,这个……”墨镜男抬起右手挠着头皮。


  王二赶紧拉拉老王头的袖子,压低声音用家乡话说:“爹,别太贪心,五十万就够,城里那套房,也就差这个数了。”


  “我贪心?儿啊,你说你有几年没回家了?再说你也三十好几了……我这个年纪,人家早做爷爷啦!这条天天陪我说话的狗,就算有人出天价,我也不卖!”老王头大声说。


  过了一会,老王头转身压低声音对墨镜男说:“小伙子,听说过腹语吧?天底下哪有真会说人话的狗?我就图个自己快活。”





“天涯知己文字平台”二维码识别,扫描或长按都可关注和进入。


“天涯知己文字平台”投稿邮箱:1410470221@qq.com


投稿须知:


(1)该平台是天涯知己群文友展示作品的平台,只有成为群成员本平台才能编发你的投稿。

(2)所投作品体裁不限,小说、散文、诗歌均可,但必须是原创作品,在别的微信平台发过的,请不要再投。

(3)投稿时,请把本人简介和生活照一并发来。如果半月时间未在平台发出,作者可自行处理。

(4)为了维护平台正常运转,所发作品的赞赏费,平台提取40%,其中20%用于朗诵,60%的赞赏七天后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

(5)赞赏金额不满10元的留作平台使用,不再发放。


编辑、制作:洛阳王振周  

微信号:13783792181)

电话:15538590281






广 而 告 之




迈诺诗系列产品,以质量求信誉,视客户为上帝,请放心选用!


联系电话:15538590281

Copyright © 泰安电饭锅价格联盟@2017